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梁以沫冷夜沉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 在线阅读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3523 发布时间:2019-10-14 01:15:14 发布评论

“唔——好热……”

梁以沫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慵懒地伸出手来,摸到床边的开关上,来回“咔嚓咔嚓”地按了好几下。

室内仍旧一片漆黑,这出租屋里停电了,老旧的壁挂式空调因为断电而一直在“嗤嗤”地发出罢工声。

屋内门窗紧闭,临海城四季如夏,这才二月的天气就又闷又热。

梁以沫只觉自己已经汗流浃背,湿透了的薄裙粘着肌肤,令她浑身不适。

“这大热天的晚上,突然停电,真是见了鬼了!”

梁以沫一边抱怨着,一边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实在是受不了这闷热的夜晚,跌跌撞撞地走到阳台的玻璃推拉门前,抬手挥开窗帘。

“唰”地一声,厚重的窗帘被她拉向两边,她推开玻璃推拉门的同时,一道高大颀长的黑色人影骤然闯入她的视野。

见、见鬼了?!

顿时,梁以沫吓得目瞪口呆。

她的思绪出现短暂的停滞,那道黑影不知何时已经将她完全笼罩。

黑影踉踉跄跄地走进来,一只黑色大手猝不及防地向这边伸过来。

梁以沫的口鼻被那只大手捂住,无法出声。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从这只大手上传来的冰冷触感,让梁以沫不寒而栗,她屏气凝神,不敢轻举妄动。

“到床上去!”

低沉暗哑的冷斥,在梁以沫的耳畔响起。

梁以沫的身子不可抑制地颤抖,因为害怕,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双腿还能挪动。

黑影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抬起双手,轻而易举地捞起梁以沫的身体,直接把她扔回了床上。

“啊——痛——”因为是木板床,梁以沫被硬生生地摔在上面,只觉背后传来一股阵痛。

梁以沫还在这痛苦中挣扎的时候,而这黑影却在三下五除二地脱着他身上的什么装备。

紧接着,一个冰冷的躯体,密密麻麻地压在了梁以沫的身上。

黑暗之中,梁以沫心有余悸,双手抵着黑影的身躯,本能地反抗,推挪。

就在她的双手,无意间触碰到一个肌肉结实的胸膛时,她才意识到,对方竟然是个男人!

梁以沫更加胆战心惊起来,反抗地动作也越来越强烈。

岂料,压在她身上的这个男人,长腿敏捷地压住她正在挣扎的双腿,臂弯上紧绷的肌肉随之将她紧搂得快要窒息。

这样的事情来得太突然,梁以沫因为恐惧与无助,忍不住哭了起来。

“呜——呜——”

梁以沫热泪盈眶,只觉自己滚烫的脸颊上,这个男人的大手,冰冷得像来自暗夜里的吸血鬼。

“我……不会碰你……只要……你别动、别出声……”他显得有些吃痛,却尽量放低语速,温和地安抚着她的情绪。

梁以沫愣了愣,哭声戛然而止。

余光里,玻璃推拉门外的阳台上,又出现了几个人影。

他们好像是吊着威亚下来的,手中还拿着像镰刀一样的武器。

这一刻,梁以沫看傻了眼。

真希望有人能告诉她,这其实是在拍电影!

但很显然,是她想多了,因为,这并不是在拍电影!!

“啊!”梁以沫见那几个人影似乎有打算进来的举动,紧张地叫出了声。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惊了一下,忙将冰冷的手指插入了她的发丝间,然后按压着她的后脑勺,低头毫无征兆地噙住了她的双唇。

刹那间,梁以沫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此时此刻,她只能从他干燥的薄唇上摩挲到一丝凉意,隐隐地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

男人的气息,将她包裹,慢慢地酝酿出了暧昧的荷尔蒙。

女人身上透着淡淡的柠檬香,是一种青涩又馨甜的味道。

对男人来说,无疑,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诱惑。

她身体柔软,唇瓣娇嫩。

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的软玉温香……

她的点点滴滴,都足以让他心猿意马。

原来,女人还可以如此美味。

渐渐地,他已不满足对她的浅尝初品……

明明自己从未对任何女人有过非分之想,却在吻上这个女人的刹那间,他也可以做到无师自通。

男人情难自控地托起了梁以沫的头,伸出灵舌来描绘着她的唇线,而后又重重地吸允着她的嫩唇,反复碾压,霸道地撬开她的贝齿,慢慢汲取着这个令他食髓知味的吻。

不知不觉中,他发觉他对她吻上瘾了。

欲望控制着他的大脑,已经完全无法自拔。

男人一只不安分的大手,本能地撩起了女人的裙摆。

“唔——”梁以沫瞬间瞪大了眼睛,得空的双手不禁捏成了拳头。

她一下又一下地捶打着男人这宽厚的背脊,她越是挣扎,而他越是将她吻得天旋地转。

平生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男人如此热吻。

说好的不碰她,结果呢?

这个男人的不守信用,令梁以沫恼羞成怒。

从始至终,她都在挣扎。

她避开,他又被吻上,她再避开,他再被吻上。

他对她,就那么不知足吗?

不知过了多久,他紧绷的身体才慢慢地放松,缓缓地离开了她那香嫩微甜的唇瓣。

梁以沫只觉自己的嘴唇,有些火辣辣的灼痛。

这一瞬间,梁以沫感到羞耻不已,更是对这男人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厌恶感。

“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

男人直言不讳,薄唇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

他并未继续接下来的动作,而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翻身从梁以沫身上下来,并吃力地坐起身,望向阳台那边。

刚刚那群人应该已经离开了吧?!

 

男人幽微地松了口气。

QQ截图20190131161213.jpg

梁以沫却恼羞成怒:“你这个混蛋!”

“啪——”

就在男人心里松懈着回过头来的一瞬间,室内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巴掌声。

梁以沫一边谩骂,一边抬手朝男人的脸掴过去后,男人竟然随着她这一巴掌挥过来的惯性,晕倒在了床上。

呃——是她下手太重了吗?

顿时,梁以沫傻眼了。

当视野彻底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后,借着一点微光,就会慢慢地看清室内物体的不同程度的灰黑色轮廓。

梁以沫起身从床边书桌的抽屉里拿出来蜡烛和打火机,将蜡烛点燃后,立在了桌上的白色小瓷盘里。

窗外夜深人静,乌云在月亮前路过后,月光如流水般流淌入室,洒在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有着一头墨玉的短碎发,如雕的脸部轮廓里,鼻梁高挺,干涸的薄唇棱角分明。

再往下,是他性感的锁骨,精壮的胸膛……

这个男人看起来很成熟,碎发凌乱,脸上涂抹了油彩,下巴上满是胡渣。

他虽不修边幅,但难掩英俊帅气的相貌。

嗯……他真的很帅气!而且还是那种成熟性感,充满阳刚之气的帅!

咦?怎么黏黏的?

梁以沫从花痴中回过神来时,只觉自己的双手有点黏糊。

她下意识地低头,隐约可见这男人身上那拥有八块腹肌和人鱼线的腹部左侧上有一道大约十厘米且血肉模糊的裂口,上面还有血液在一缕缕地往外渗出。

好、好多血!

梁以沫慌忙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准备拨打“110”时,却又犹豫了。

刚刚那情形……

难道,他是在躲避仇家的追杀?!

如果她暴露了他的行踪,那岂不是将他往火坑里推?!

想到这里,梁以沫叹了口气。

刚刚,他还侵犯了她,那她到底要不要收留他?

如果不收留他,他会死的吧!

梁以沫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

她从自己的小药箱里翻出棉签、药油、纱布、消毒酒精、手术缝合线以及手术针和剪刀。

随后,梁以沫去了内卫里拿洗手液将双手洗干净后,又在手上涂抹了酒精,一切消毒准备工作完毕就绪后,她便开始给这男人缝合伤口。

她得先替他止血,幸好他腹部上的伤口不是很深,割伤没有穿透腹部伤着内脏。

男人似乎睡得很沉,她给他缝伤口的时候,他一声不吭。

伤口缝合完后,她还给他上了外伤止血药油,再敷上了点消炎药。

梁以沫替他包扎伤口时,她自己的额头上全是汗。她只希望,等他醒来后,不要落下什么病根就好。

毕竟,以前,她只是给剖腹产的动物们做过这样的缝合手术。

梁以沫之所以懂这些,是因为她外婆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不仅给人治病、接生,还给动物治病、接生。

而她自幼被外婆带在身边,成为了外婆的得力助手。所以,她对如何应付一些外伤,还是有所耳濡目染。

在念高中之前,梁以沫是在农村里长大的,直到外婆去世后,她才被父母接回镇上生活。

梁以沫小心翼翼地处理着男人腹部上的伤口,然后拿着纱布轻轻地给他包扎着好。

他大概是因为失血过多,才晕倒的吧!

如果,他昏迷太久还未醒来的话,她只能将他送医院了。

梁以沫心想着,刚替他剪断伤口上的纱布,他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谢天谢地,这家伙总算是醒过来了!

梁以沫正松口气的时候,正巧,放在一旁的手机灯光刺入他那双点漆般的黑眸,随即迸射出刺骨的寒光,令她不寒而栗。

他突然坐起身,迅速出手,紧紧地钳住了梁以沫那精致而纤细的脖子,语气冰冷又警惕地质问:“哼,想杀我?”

顿时,梁以沫手里的剪刀滑落,全身僵硬。

她额头上的汗水,滴在了男人的手腕上,一阵屏气凝神。

梁以沫真怕这男人的力度没控制好,将她的脖子给捏断了!

“你——你想多了,而且你受、受伤了!我只是在救你!”梁以沫蹙起了眉头,双手紧紧地抓上他这只冰冷的手腕。

没想到他流了那么多血,劲还能这么大!

在他适应了这光线昏暗的环境后,他那双冷冽的黑眸开始打量着面前这个让他戒备的女孩。

女孩的模样,他看不太清。但回想起刚刚与她那缠绵的吻,以及他对她产生的生理反应,让他慢慢地松开了手,放开了她。

“把手机给我!”男人突然冷冷地说。

这男人变脸,可比翻书还快!

梁以沫怔怔地从床上拿起手机,朝他递了过去。

只见这男人从她的手里夺走手机后,快速地拨了一串号码,将手机贴在耳边,接着说道:“阿凯,是我!”

“你家门牌号是多少?”男人说着,又看向梁以沫,语气仍旧冰冷。

梁以沫没好气地回答:“1808!”

随后,男人接着将她报给他的门牌号报给了对方。

他只是说了以上那么几句话便将电话给挂了,然后将手机随手扔还给了她。

梁以沫接住手机,心里笃定他不会再乱来了后,随之起身离开了房间。

她去了厨房,从冰箱里端出一碗羹汤,放在了燃气灶上加热。

梁以沫弄完后,将羹汤倒入碗中,然后拿了一个勺子放碗里,接着端起碗重新回到了房间里。

一股淡淡的肉香味扑鼻而来,坐在床上的男人不禁咽了咽口水。

梁以沫将手中的碗朝坐在床上的男人递了过去:“喝了它,可以替你补补血。”

男人一手端过梁以沫手中的碗,连勺子都不用,便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

正巧,他饿了。

不过,果然如他所料,不管是汤还是汤里的肉,都很美味。

这女人厨艺不错!

“这是什么汤?”男人一边豪爽地吃着,一边冷冷地质问。

梁以沫淡淡地回答道:“猪肝红枣枸杞羹,专门补血的,很适合你。”

猪肝!

 

男人脸色稍微变了变,硬着头皮问:“这是你特意为我做的?”

>>>>本文《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