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精品】凤缔良缘全文阅读/凤缔良缘小说大结局txt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4325 发布时间:2019-07-11 16:00:11 发布评论

 很快端青青就败下阵来,“你说你让不让我进去,你要是不放我进去我就去和爹爹说你恶奴欺主!”端青青气呼呼地跺了跺脚,听说端木尧落水了她第一反应就是要过来看看,可是走到半路又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过去冷嘲热讽几句的。

 
可是到了现在进不去又不免有几分担心,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讨厌了!
 
“三妹,难得你这么有心来看望我,雨儿,你怎么能把三妹拒之门外呢?”说着端木尧似是嗔怪地看了一眼雨儿,又颇为怜惜地拉着端青青的手道,“妹妹受苦了,既然是来看我的就快来,屋里坐。”
 
见端木尧斥责自己,雨儿愣住了,接下来的一切她都觉得不可思议,小姐不是最讨厌三小姐了吗?怎么还会为了三小姐斥责她,虽然说她知道小姐肯定没有怪罪她的意思。
 
端青青也是愣愣的,被拽出好远才回过神来。“你干嘛?”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自己和端木尧的行为太亲密了,气呼呼的甩开她的手。真是奇怪,以前端木尧看到她要么就冷嘲热讽几句,要么就离得远远的吗,今天倒是奇怪了。

.

 文学

 
看来自己还是太激动,端木尧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告诉自己慢慢来,来日方长,以后她有的是时间和端青青联络联络感情。现在最想见到的还是母亲啊,自从她不顾母亲阻拦和夏桀成婚后就甚少见过母亲,刚开始以为是母亲生她的气不想见她,后来才知道是爹爹怕母亲见到她再说些伴君如伴虎的蠢话,到时候触怒了太子。
 
毕竟现在他们已经和太子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尧尧!”一个女声略显激动道。听到这久违了的声音,端木尧身形一晃,转身就看到母亲提着裙摆急急向她跑来,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被婢子绑的很是精致,梳的是当家主母才会梳的发式,一只八尾凤凰随着脚步的加快起起伏伏,栩栩如生。她还记得那是太后赐给母亲的,母亲很是喜爱,只有见贵客的时候母亲才舍得戴上。
 
现在的母亲比记忆中的样子年轻了很多,记忆里的母亲总是为了她的那一点情情爱爱烦恼的早早就两鬓斑白。现在的母亲,显然比那个时候幸福很多,她实在是太不孝了。从小就被宠上天,以至于自私到不顾别人感受,只为自己想,最后还落了个不得善终。
 
这一世,绝对不要再重蹈覆辙,负了家人,负了他。
 
“尧尧,你怎么下床了,太医不是说了吗你要卧床静养。”端柔一脸焦急,那天婢子说小姐又偷偷跑出去踏青的时候她就感觉有些不安,后来就传来端木尧落水被太子和二皇子送回来的消息,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真真是要吓晕过去了,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想要去陪在女儿身边,可是作为一家之母像太子和二皇子这样的贵客又怎么能不去招待。
 
真真是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飞到女儿身边看看她伤势如何,可是却又不得不在这里和太子虚与委蛇。
 
“知道了娘亲。”端木尧甜甜地笑道,“娘亲让你担心了,对不起。”说着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端柔,焦急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还是絮絮叨叨坚持要端木尧去床上躺着。
 
被忽略了的端青青神色复杂地看着端柔和端木尧在自己面前上演母女情深的戏码,这样温柔的端柔,会是杀害自己母亲的凶手吗?真的好羡慕她们啊,小时候她也是这样像对亲生孩子一般对她呢。
 
端青青用力揉了揉眼睛,她才不想哭呢!
 
……
 
其实大小也不过是个落水,端木尧很快就恢复过来了,只是端柔担心端木尧再跑出去出了什么意外,对她的看管愈加严厉起来,就算出了门也是十几个小厮前呼后拥着,这让端木尧很是郁闷。
 
十几个人一起出去会有什么好玩的呢,不过也没反对就是了。自她重生之后大概是愧疚吧,一直都是听从母亲的话甚少反对。
 
端木家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的,一个大大的桌上坐了二十来号人,都是父亲的子女小妾。这还是有些地位的才可以坐上来,那些没地位的就只能坐在圆桌旁的小桌子上了。
 
端成瑞有一个正室就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妹端柔,以及姨娘四个,侍妾七个,通房丫头就不说了,自然是数不胜数,精力旺盛自然也是子女众多。
 
庶长子端沐风、嫡长女端木尧、接着就是端青青、端雨燕、端秀秀。不得不说自己老爹风流债很多,家里的是只有这几个,可是流落在外的呢,她的几个妹妹她自己都数不过来。从小心高气傲的她自然是看不起这些庶子庶女的,从小教养她的嬷嬷也告诉她嫡庶有别,所以她从来就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清楚的记得每次自己有了危险的时候她最看不起的那些人,她那个从未被她承认过的哥哥是怎么挺身而出,力排众议地保护她。
 
现在父亲已经帮哥哥打好关系,过不了多久哥哥就会去宫里当差了。按照事情发展的方向明天她就该去登门致谢了,还真是,非常不想去啊。
 
一想到到时候还要面对夏桀她心里就止不住的一阵抽抽,夏桀,如果没有遇见你多好,我还是那个刁蛮任性、没心没肺的相府大小姐。现在的她是很难想象自己抱了多大的决心和勇气去为了自己爱的男人充盈后宫,又是抱了多大勇气找上夏骜去求他借种。为了夏桀,她疯魔了她抛开了许多,失去了一切,可是到头来呢?
 
“妹……大小姐?”一来就看到端木尧紧紧地颦着眉,神色痛苦,以为是落水病根还没好全不免有些担心。可是刚刚涌到嘴边的关切之语又生生咽下,她最讨厌他叫她妹妹了,还是叫大小姐的好。
 
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偏头就看到了风尘仆仆的哥哥,看起来他才刚到家啊,端木尧微微一笑,心里暖暖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个被你遗忘很久的东西直到有一天你忽然才发现它很重要,可是你再也找不回来了,任是谁都会心里空空的吧。不过还好,她还有机会。
 
端木尧不禁眼眶一热,“哥哥。”
 
端沐风本来已经做好被无视的准备了,听到这声哥哥不禁一愣,似是不可思议地看着端木尧,企图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毕竟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从前对你恶声恶气,极尽讨厌的人忽然有一天对你笑颜以对,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她有求于你,二是她有把柄在你手上。端沐风暗自思忖了一下,第一种听起来就很不切实际,只要端木尧不凭着嫡女的身份给他使绊子他就很开心了。第二种,端木尧就是平时刁蛮任性了一点,也不会说有什么把柄被他抓在身上啊,就算抓住了以他护犊子的性格也不可能说出去啊。
 
“大小姐你怎么了?”想了想端沐风又看了看端木尧的表情企图从上面看出些端倪,结果就看到端木尧泪眼朦胧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这让他一个宠妹如命的人如何能接受,第一反应就是妹妹是不是在外面受了欺负。
 
一时间怒极攻心的他没有想到,身份尊贵如斯的相府大小姐就算不看僧面看佛面,谁敢给她气受。
 
“你到底怎么了啊?是不是谁欺负你了,你和我说,我来教训他!”听到一向稳重的大哥情急之下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端木尧好笑之余又多了几分感动。
 
有一个这么护着自己的大哥,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她还记得自己前世是如何恶声恶气地把哥哥叫到他面前,洋洋洒洒和他讲了一大堆嫡庶有别的大道理,最后轻蔑地看了一眼已经脸色发白的少年,以后叫我大小姐,不许叫我妹妹!
 
那个时候的他心已经被深深伤到了吧,自己宠的如珠如宝的妹妹有一天居然会这样毫不留情的伤害他。
 
哥哥,对不起。端木尧心里默默说了一句。
 
“哥哥,没有人欺负我。谁敢欺负我啊!”端木尧微笑着说。心里却已经暗暗计划以后如何对哥哥好,和哥哥冰释前嫌。
 
其实说这句冰释前嫌是毫无依据的,因为就算有前嫌也只是端木尧单方面的,只要端木尧自己单方面放开了,端沐风那里自然不在话下。
 
“我只是很久没有见到哥哥,有点想你了。”
 
端沐风却呆呆傻傻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端木尧有些疑惑地上下打量着哥哥,按照她的想法哥哥是爱她的,从前世哥哥力排众议地保护她就可以看出来了,就算之前有嫌隙,还没放下也不应该是这种反应啊。
 
“我,我只是太激动了。”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端沐风脸不自然地飘红起来。
 
看来是自己的异常举动吓到哥哥了,端木尧有些懊恼的低头,她知道自己刚刚重生过来一切事情都得慢慢来,不可操之过急。虽然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有机会的,可是已经等了一世的她哪里有那么容易说服自己。
 
以为是自己的态度伤到妹妹了,他不禁有些自责,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端沐风的母亲和端木尧本来就是亲姐妹,又一起嫁入了丞相府,嫡姐自然就是当家主母了,庶出的凭自己的本事也是一步一步爬到平妻。姐妹互相扶持小日子也是过的有滋有味。
 
庶出的先怀了孕,当日难产拼死产下端沐风之后就血崩去世了,只留下一子记在端木尧母亲名下抚养。
 
所以端沐风是真心的拿端木尧当亲妹妹,端木尧也是如此。可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当初那个温柔可人的妹妹越长大和自己越不亲近,最后甚至是抛出嫡庶有别这样伤人的话。
 
“尧尧啊,怎么样,人还舒服吧?”一个声音柔里带媚。端木尧浑身一激灵,这就是她的三姨娘了,端秀秀的生母。按照府里的规矩凡是平妻以下所生子嗣都是要寄养到主母名下的,小的时候端秀秀也是被交到端柔手里,结果从那以后就开始体弱多病。
 
三姨娘自然也就有了借口说主母心胸狭隘,苛待庶女,其中弯弯绕绕自然是不必多说,最后还是给三姨娘开了个先例,以后就由她自己教养孩子。
 
原是为了孩子的未来着想,毕竟记名在主母名下,身份也是水涨船高,可是人家不领情又怎么样,端柔也乐得个清闲。怪只怪她目光短浅,等姑娘到了该议亲的年纪的时候才追悔莫及,这高不成低不就的。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当初是她阻止的,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谢谢三姨娘牵挂了,最近好多了。”端木尧微微一笑,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时候她正和这个三姨娘打得火热,自己前世那些目中无人、口出狂言都是从她这里学的,还真是贱蹄子上不得台面。
 
三姨娘自然是不懂端木尧心里在想什么的,只是心里暗恨端木尧生命力顽强,怎么掉水里淹都淹不死,还搭上了太子这个贵人,真是个狐狸精!面上还是那一副怜惜的样子,“可怜我们家尧尧,受了这么大的苦。”说罢还用帕子小心翼翼的拭了拭泪。
 
端沐风在一边看的只是暗暗皱眉,虽然只是个庶子,可是怎么说也是按照家族未来继承者培养的,怎么会看不出三姨娘心里的那些小九九,只是因为没有伤到尧尧,懒得去揭穿罢了。
 
端木尧此时就觉得好笑,怎么说也曾经是一国之母,深宫里的那些肮脏事比起丞相府来是只多不少,她也是在那里迅速成长起来的。现在回过头来再看看三姨娘,道行还是浅了点。
 
因为三姨娘的一番情真意切,之前的烦躁也一扫而空,笑盈盈道,“三姨娘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眼看三姨娘眼泪就要流的更凶了,端木尧嘴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狡黠地眨眨眼,“三姨娘,尧尧只是受了些惊吓,夜里常常被噩梦惊醒,其实也没什么大碍的。你要是真心疼尧尧,就把上次爹爹给你的那个鲛人鳞送我吧,听说可以包治百病呢!”
 
早就听说她怀孕的时候仗着自己肚子里有块肉,就觉得肯定是个男孩了,越发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不知怎么的还骗的爹爹团团转,把皇上赏给他的鲛人鳞给送了出去。前世被灌输的等级观念仍然根深蒂固,一直存在着。
 
可是这种观念她是再也发不到自己至亲至爱的人身上了,所以只能对着三姨娘发发了,一个卑贱的姨娘,怎么能拥有如此宝物?她承认自己还是那么自私。
 
三姨娘一听这话脸都绿了,鲛人鳞?这死丫头怎么会知道自己有鲛人鳞的,可是这种宝物怎么能给她呢,这是以后要留给秀秀的嫁妆,有了皇上御赐的鲛人鳞,以后在婆家也会受到重视,而她不过是个投胎投的好的死丫头!在端木尧不待见三姨娘的同时,三姨娘也不待见她。
 
端木尧好像没看到三姨娘几近扭曲的脸色继续撒娇道,“三姨娘最好了,肯定是不忍心看我日日夜不能寐,被噩梦所扰对不对?”说完又朝三姨娘身后甜甜一笑,“爹爹,你说是不是啊!”
 
三姨娘心里大怒,想要破口大骂还是忍住了,听到端木尧的那一句爹爹更是吓得抖了三抖,按照自己老爷对端木尧的看重,她都说到这份上了,这鲛人鳞肯定是要献上去的。心里不禁悔恨万分,今天本来只是想来看看端木尧死没死,结果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把自家宝贝搭进去了。
 
早知道就离这个煞星远一点了。
 
“尧尧晚上常常会被噩梦惊醒?”端丞相略一思索,看看端木尧一脸算计就知道她打什么主意了,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后悔已经没有用了,端丞相也是很乐见其成的,当初这鲛人鳞他拿到之后第一反应是要拿去赐给端木尧的,结果不知怎的半路去了三姨娘那里歇息,三姨娘即使怀孕了也不失妩媚,嘿咻嘿咻的时候色令智昏,就把鲛人鳞赏给了她。
 
说出去的话自然是覆水难收,他也只能不情不愿地送给了三姨娘,现在以这种办法物归原主也好。
 
“当然了,姨娘可是最疼尧尧了,区区一个鲛人鳞算什么。”三姨娘脸上还挂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待会吃完饭你就去姨娘那,姨娘就把鲛人鳞给你。”
 
端木尧甜甜一笑,“那就先谢谢姨娘了。”说罢又牵起端成瑞的手,“爹爹你看,姨娘对我真好!”端成瑞爱抚地摸摸端木尧的脑袋,“三姨娘,今晚我就去你那里歇息吧。”
 
“是,老爷。”三姨娘喏喏地应了一声,老爷已经很久没来她房里了,这次献上鲛人鳞才换来这一次机会,也不知是喜是忧,唯一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她已经人老珠黄,繁华尽褪了。
 
端木尧得了好处也不在三姨娘面前晃悠了,她知道现在自己多在三姨娘面前说一句话,就会让三姨娘多膈应一点,可是她不舍得怎么办,毕竟那是她的亲亲三姨娘啊,这次把她吓到了以后自己找谁玩去。
 
有些帐,还是要慢慢算的。
 
晚饭的气氛很是怪异,因为一向不待见端沐风的的端木尧居然坐在他旁边,还一直夹菜给他吃,这让端沐风受宠若惊。端木尧的解释是落了一次水之后大彻大悟了,知道要珍惜眼前对自己好的人,还顺带给端青青也夹了口菜,“三妹妹,我们以后可要好好相处呢。”
 
脸上全是意味不明的笑容,把端青青给寒到了,这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端木尧,要不是因为长得还是一模一样,她真的要以为人被掉包了。
 
端柔却觉得女儿越发懂事了,她因为自己妹妹的缘故拿端沐风是当亲儿子养的,之前端木尧和端沐风的矛盾她不是没有担心过,现在冰释前嫌了也是她乐于看到的。至于端青青,从小养在身边虽然说不上是母女情深,也是有感情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越长大和她就越疏离了,现在要是能和好也是不错的。
 
倒是端秀秀受不了了,不阴不阳的刺了几句,反倒被端成瑞教育了几句。
 
晚饭过后端木尧就欢欢喜喜地催促着三姨娘去拿鲛人鳞。
 
这还只是个开始。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一大早端木尧就被嬷嬷唤醒开始梳妆打扮,这是要盛装出席啊。虽然说她很愿意打扮的美美的出门,可是一想到出门是为了见夏桀她就没什么心思了。
 
她重生了一遍所有事情都还没有发生,她有理由有实力去对付三姨娘还有端秀秀却没有那个理由和实力去对付夏桀。
 
经历了上一世她知道不管未来如何她都要暗中培养属于自己的势力以备不时之需,所以打心底里她希望自己能离夏桀远远的,最好江湖不见,因为她怕一见到夏桀就忍不住那滔天的恨意。
 
可是身为丞相府的嫡女,又怎么少得了相见的机会,现在的她还是要送上门的。
 
“雨儿,不用这么麻烦,给我梳一个最简单的发式就好。”端木尧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还是觉得简单一点好,她现在的样子哪里像个大家小姐,明明就是个暴发户,穿金戴银浑身金光闪闪,美则美矣,就是太浮夸了。
 
嬷嬷一听就不愿意了,“小姐,你出门代表的可是丞相家的脸面,可不能简单了,不然人家当我们丞相府穷的连个小姐都打扮不起。”口气很是随意。
 
端木尧一挑眉,“到底你是小姐还是我是小姐?”忽然想起来这个嬷嬷并不是从小跟在她身边的,她之前的嬷嬷在她很小的时候因为犯了些事情所以被贬了去当粗使嬷嬷了。后来才来这个的,就是这个嬷嬷天天在她耳边灌输嫡庶有别的思想,挑唆她和哥哥之间的关系。
 
“老奴不敢!”嬷嬷吓得一下就跪在地上。
 
“雨儿,换发式。”端木尧看也不看嬷嬷直接对雨儿吩咐道。她知道嬷嬷敢这么随意地对自己说话纯粹就是因为自己不管事,加上这是三姨娘那边调过来的,说话随意一点也没事,说到底就是她惯出来的,看来接下来得立立威了。
 
出门的时候丞相已经下朝回来了,叮嘱了好一会才让端木尧走,轿子边十几个奴仆已经准备好了,浩浩荡荡好不壮观,气派!
 
轿子边上还有一个轿子,那是端沐风的,为了今天的登门致谢她梳妆完毕之后特意去找了一下端沐风,希望端沐风可以陪她一起去。有了哥哥在,或许她就会轻松很多吧,到时候就让哥哥和太子道谢,她只要在一边落落大方就好。
 
这样暂时就不会有交集了吧。
 
今天早上他向往常一样早起,眉宇之间是掩不住的欣喜,妹妹昨天和他和好了,这是他不敢想的,昨天那一句‘哥哥’他还记在脑海里。人逢喜事精神爽,练起拳来也是虎虎生风。
 
过了一会妹妹居然来找他了,希望他可以陪她一起去太子府道谢。刚刚和妹妹和好如初,妹妹有什么要求他怎么可能不答应,所以就满口应下。
 
如果说之前就像是做梦一样的话,那现在他彻底相信了,以前那个会跟在他身后的那个软软糯糯地叫他‘哥哥’的小娃娃又回来了。
 

>>>>本文《凤缔良缘》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