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满肚子浓精涨走路调教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4093 发布时间:2019-07-10 16:30:20 发布评论

 陈艺瑶躺在床上背对着老公,似乎把于弘逸吵醒,所以动作很轻,还极力咬住红唇,露出一副痛苦而享受的神色。

 

她的裙摆也因为自己不断的动作,和扭动的身体渐渐缩了上去。

 

 

不过依旧勉强遮住翘臀,只能看到那芊细娇嫩的手在有规律的动作着。

 

 

她的另一只手伸进了睡裙的衣领,肆意玩弄着自己的胸,在睡裙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我极力吞咽口水,不由自主的脱掉了裤子,反应已是坚硬如铁。

 

 

我忍不住拿起了手机,给陈艺瑶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你在干什么?”

 

 

然而陈艺瑶完全没有回复,仿佛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我本来想调戏一下她的,既然没回我便放下了手机,终于控制不住的在电脑前对着监控也开始安慰自己。

 

 

陈艺瑶紧咬着唇,身体蜷缩在一起,微微扭动着,手在裙下的动作频率越来越快。

 

 

而我的手也随着陈艺瑶的动作不断加快速度,并幻想着我将她压在身下疯狂输出。

 

 

我俩虽然隔着一个屏幕,但此时心里却似乎能感受到她的心意。

 

 

“我爱你,陈艺瑶。”我对着电脑屏幕说了一句。

 

 

最终陈艺瑶坚持不住了,两腿突然张开,抬起翘臀紧绷住身体,手指的动作停了,水却从裙下喷了出来。

 

 

那场面,令人心神为之震颤。

 

 

我也快坚持不住了,进行最后的冲刺。

 

 

哪知道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伴随着卢欣彤的声音:“钟皓,你睡了没呀?”

 

 

我浑身一震,动作立刻停止了。

 

 

想不到这时候卢欣彤居然回来了,还在敲我的门!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刺激,让我一瞬间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身体僵硬,紧紧握住,如水枪一般爆发。

 

 

于此同时,只听“咔嚓”一声,门居然被卢欣彤打开了!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平时一个人在家都是不锁门的,想不到竟然让刚搬进来的女孩闯了进来。

 

 

掩盖自己的窘态倒是其次,电脑的监控画面千万不能让卢欣彤看见!

 

 

正处于极限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光着屁股一个箭步上前,关掉监控画面,并合上笔记本电脑。

 

 

几乎是下一秒,门已经被完全推开了,卢欣彤穿着一身皮衣短裙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我手放在笔记本上,站在电脑桌前,愣愣的看着她。

 

 

因为刚发泄过,完全没清理过,而且反应还没呈现疲软状态,依旧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立着,正对着她,可想而知现场是一幅怎么样的画面。

 

 

而卢欣彤也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光着身体的我,视线一直盯着我的反应,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红着脸问道:“你……你在干什么?”

 

 

反应过来我的尴尬无比,赶紧用双手捂住,还能摸到黏糊糊的一片,没好气的说道:“你说我在干嘛?”

 

 

看到我的窘态,想不到原本有些羞涩的卢欣彤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钟皓,你真的在打飞机吗,嘻嘻,我进来的可真不是时候,打扰了你的好事。”

 

 

“既然知道还不给我出去!”我有些无语了,这样的女生还是第一次见。

 

 

实际上,长这么大,我也就和两个女生交往过,高中一次,大学一次。

 

 

可那时候大家都是青春单纯的时候,摸个对方的手都要激动好几天,就更别提什么同居了,所以可悲的是我到现在还算是处男。

 

 

大学毕业,女友和我分手的时候骂我是傻比,我当时有些生气,对她进行了反驳。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就是一沙比。

 

 

而此时此刻,卢欣彤不但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反而笑意盈盈的看着我,说了一句:“你一个大男人害羞什么,把手拿开让我看看,我还从没见过那么大的哦!”

 

 

我心里顿时闪过一个词语:一朵奇葩。

 

 

“这可是你说的,你要看我就给你看好了!”尴尬之余,略带着一丝不悦的我索性拿开了双手,坦然面对卢欣彤。

 

 

既然她一个女生都不介意,我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可害羞的?

 

 

大概卢欣彤也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我会真的拿开手给她看,盯着我的反应又愣了好几秒,俏脸耍的一下变的通红无比。

 

 

“咦,真恶心……”她似乎看到了黏糊糊的精华,面红耳赤的转身逃出了我的房间。

 

 

我长吁一口气,拿纸巾清理了一下,心想以后一定要锁自己卧室门了。

 

 

然后我,才穿上大裤衩走出房间。

 

 

客厅内,卢欣彤坐在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俏脸依旧有些红晕。

 

 

“你找我什么事?”卢欣彤的害羞让我有一种反客为主的成就感,此刻也没那么尴尬了,淡然问道。

 

 

卢欣彤抬头看向了我,朝我翻了个白眼:“你个大男人,做那种事情怎么也不知道把房门锁上呀?”

 

 

“以前就我一个人住,没那个习惯。”我笑了起来,“你在和陈老师发信息?”

 

 

因为在她面前,我看到她手机里陈艺瑶的微信头像,二人似乎聊了有一会了。

 

 

“是呀,我把你做的事情告诉她了,哼哼,看你还欺负我。”卢欣彤得意的笑了起来。

 

 

“你告诉她做什么?”我疑惑道。

 

 

“让她看清你的真面目呗,以后遇到你这种变态的家伙远点。”

 

 

我哭笑不得:“那她有没有说什么?”

 

 

“我就奇了怪了,她居然帮着你说话,说这是男人本身的需求,找不到解决的地方只能以这种方式满足自己,而女人也是一样。”

 

 

我不由微微笑了起来,的确,陈艺瑶刚才做了和我一样的事,显然是能理解我的心意的。

 

 

“刚才你把我吓到了,你说该怎么补偿我?”卢欣彤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转移话题问道。

 

 

“我把你吓到?是你自己要看的好不好?”

 

 

“我开个玩笑,哪知道你这男人当真了,不行,必须补偿我。”

 

 

“你要我怎么补偿你?”我问道。“本来我想找你出去吃夜宵的,这样吧,陪我去吃夜宵,你请客,我就原谅你。”卢欣彤笑眯眯的说道。

 

 

我还以为是什么苛刻的要求,听卢欣彤这么说,便笑道:“那行,没问题,不过等我先洗把澡。”

 

 

“嘻嘻,太好了!”卢欣彤兴奋的居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我洗完澡就和卢欣彤一起下楼吃夜宵。

 

 

我们选了一家烧烤店,卢欣彤还点了几瓶啤酒,说道:“吃烧烤哪能不喝酒,对不对?”

 

 

我们边吃边聊,不一会已经将刚才发生的事抛诸脑后。

 

 

我忍不住问道:“你晚上去酒吧上班了吗?”

 

 

“是呀,怎么了?”卢欣彤吃着烤肉串。

 

 

“这么早就回来了?”

 

 

“又不用唱一夜,每晚两个多小时,就可以下班了。”卢欣彤笑着问道:“你想不想去我工作的酒吧看看,顺便听听我唱的歌?”

 

 

“没兴趣。”我撇了撇嘴,喝了口酒。

 

 

没想到卢欣彤撅起了小嘴:“你这个男人还真是没趣,怪不得直到现在还只能和五指姑娘作伴。”

 

 

见卢欣彤生气了,我便敷衍的笑道:“那下次吧,下次你上班的时候去看看。”

 

 

卢欣彤酒量不大,两瓶啤酒已经差不多了,我喝了四瓶。

 

 

吃完,我付了账,二人一起沿着路边走回去。

 

 

一阵风吹来,感觉特别凉爽,卢欣彤张开了双臂,眯着眼露出沉醉的微笑:“好舒服呀!”

 

 

好久没有和女孩子一起散步了,这种感觉似乎还不错。

 

 

我随口问了一句:“我昨天看到了你的吉他,为什么不换一把新的?”

 

 

“没钱呀,要不等我下个月生日,你送给我?”卢欣彤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看着我笑道。

 

 

“我跟你又不熟,干嘛送你吉他。”

 

 

“切,真小气。”卢欣彤和我并肩而行,目光看向了天上的星星,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眼神的变得深邃而认真起来:“实际上这把吉他是我读高二的时候,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她知道我的音乐梦想,希望我能努力坚持去追寻,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把吉他。而我爸爸是一名音乐老师,也是我音乐的启蒙导师,他年轻时也有梦想,但最终不得不面对现实,所以我要带着爸爸的那份鼓励和寄托,一起追寻我们共同的梦想。”

 

 

卢欣彤的一番话让我有些感动,忍不住说道:“你有一个好父亲,教你音乐,教你坚持梦想,真是令人羡慕。”

 

 

“是呀,别人也羡慕我有个好爸爸,只是可惜,他已经不在了……”卢欣彤收回看向天际的目光,声音低了下来,神色也有些暗淡。

 

 

听到这话,我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向她道歉,说不该聊这个话题。

 

 

卢欣彤脸上又绽放出一丝美丽的笑容:“没事呀,我喜欢和别人聊我爸。不说我了,说说你呢,你爸做什么的?”

 

 

“我爸是做土建工程的,两年前接手一个五千多万的大项目,结果大楼质量不过关,因为局部崩塌砸死了七八个人,项目也砸了,赔的倾家荡产,我爸承受不了打击,最终跳楼自杀了,留下了几套房子给我。”我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告诉了卢欣彤。

 

 

实际上,这些话我连陈艺瑶都没告诉,或许是卢欣彤的单纯活泼,以及对梦想的执着,让我信任了这个女孩。

 

 

又或者自己喝了些啤酒,借着酒劲说出了这件风尘心底很久的伤心往事。

 

 

卢欣彤露出了同情和怜悯之色:“不好意思呀,没想到你和我一样,也没有爸爸了。”

 

 

“没关系,随便聊聊而已,我早已看开了。”

 

 

“你妈妈呢?”卢欣彤追问。

 

 

“我初中的时候她和别的男人私奔了,从此我再也没见到过她。”我神色暗淡下来:“事实上,初中那会,我爸忙于工作,为了这件事,好像我妈和他天天吵架,动不动把家里的东西砸的稀巴烂,这样的女人……不配做我的母亲。”

 

 

我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

 

 

卢欣彤显然没想到我的身世这么可怜,眼中露出歉意之色,她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微微叹了口气:“我比你好点,至少我还有妈妈……”

 

 

“不说这些了,早点回家吧。”我深吸一口气,渐渐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加快了脚步,

 

 

“你慢点,等等我呀!”身后传来卢欣彤的声音和脚步声。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悠扬婉转的吉他声和动听的歌声吵醒了。

 

 

我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睛打开了卧室门,卢欣彤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弹奏着那把意义非凡的木吉他,嘴里还一边唱着:“也许迷途的惆怅,会扯碎我的脚步,可我相信未来会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虽然失败的苦痛已让我遍体鳞伤,可我坚信光明就在远方……”

 

 

卢欣彤的歌声时高时低,时而激昂时而宁静,抑扬顿挫,无比的空灵和透彻,给人一种直击心灵的震撼。

 

 

或许这首歌正代表了她内心深处的想法,唱的深情款款,似乎完全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浑然不觉我的出现。

 

 

我看着卢欣彤白皙美丽的面容,修长光滑的美腿,和深情弹奏唱歌的模样,一时间心神荡漾了一下,也被她的歌声带了过去。

 

 

直到一曲终了,我才反应过来,情不自禁的为她鼓掌。

 

 

卢欣彤也才意识到我的出现,笑道;“不好意思,把你吵醒啦!”

 

 

我笑了起来:“你唱的真好,不亚于那些歌星了。”

 

 

听我这么说,卢欣彤反倒不好意思了,羞红着脸笑道:“是吧,所以才让你到酒吧听我唱歌嘛。对了,我给你买了早餐,豆浆油条小笼包,你快趁热吃吧。”

 

 

我刷牙洗漱过后,吃起了卢欣彤买的早餐。

 

 

卢欣彤说道:“中午的时候一起吃个饭吧,今天周末,我还请了艺瑶姐和她老公。”

 

 

听到陈艺瑶要一起吃饭,我心里有些兴奋。

 

 

中午的时候,我们选在商业街一家中式餐厅的包厢。

 

 

陈艺瑶和于弘逸坐一边,我和卢欣彤坐对面。

 

 

点菜的过程中,陈艺瑶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的眼睛。

 

 

菜上齐了,卢欣彤露出灿烂的笑容,举起酒杯说道:“今天要多谢谢艺瑶姐,姐夫,还有我们的好房东,让我成为这里的一员,来,我敬大家一杯,干杯!”

 

 文学

 

陈艺瑶以茶代酒,举起了杯子,我和她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她急忙又躲开了我的目光。

 

 

席间,陈艺瑶起身去了趟厕所。

>>>>本文《极品逍遥房东》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