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3237 发布时间:2019-07-04 16:47:13 发布评论

陈艺瑶是一位英语老师,也是我的一名房客。

 

 

那天下午,我买了些卤肉,在屋里边吃边喝,便听到了敲门声。

 

 

我有点喝多了,脑袋晕晕的,打开一看,门外站着的正是陈艺瑶。

 

 

陈艺瑶笑着朝我打招呼,说道:“房东,您在吃晚饭呀,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陈艺瑶说话的语气特别温柔,一如她温顺贤惠的性格。

 

 

从陈艺瑶搬到我这里第一天,我就喜欢上了她。

 

 

可惜,她已经结婚两年了,丈夫也是一名高中教师,不过二人到现在还没有孩子。

 

 

陈艺瑶穿的是一条黑色的连衣裙,真丝的布料衬托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胸前的挺拔丰满,如柳枝般芊细的腰,及浑圆的翘臀,甚至是裙下两条黑丝的修长光滑的美腿,无一不成为我关注的焦点。

 

 

我暗自咽了下口水,笑着问道:“陈老师,有什么事啊,快进来坐吧。”

 

 

陈艺瑶颔首微笑,随我进了屋。

 

 

我赶紧收拾桌子,请她坐下,又给她倒茶,说道:“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乱,让你见笑了。”

 

 

陈艺瑶开玩笑道:“我看你得找个女朋友了。”

 

 

我将水递给她,也笑了起来:“你要跟我介绍吗?”

 

 

“你这么好的条件,哪里找不到对象,哪还用的着我替你找。”陈艺瑶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沓钱,说道:“这是这三个月的房租,您点一下,看对不对?”

 

 

“交房租还有段日子呢,干嘛这么着急呢!”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接了她的钱。

 

 

不过在接钱的时候,我触碰到她的手,芊细、小巧、柔软,如羊脂玉肌,触碰的时候有种让我触电般的感觉,心神也为之一荡。

 

 

或许我当时真的是喝多了,都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只觉得脑袋一热,抓住她的手居然忘了松开。

 

 

直到陈艺瑶微微挣扎起来,皱着秀眉瞪着我道:“房东,你……你可以松手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松开了手,又补充一句:“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喝多了。”

 

 

陈艺瑶脸色有点难看,等我点完钱确认无误,她便逃难似的快速逃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又是尴尬又是后悔。

 

 

我下意识的闻了一下自己的手,手里还残留着陈艺瑶的香味,让我一时沉醉。

 

 

心里的恶念也油然而生。

 

 

我一晚上没睡着,都在想这件事。

 

 

第二天上午,趁着陈艺瑶和她老公上班,我便在她屋里,除了洗手间以外的各个地方装了针孔摄像头,以便于今后观察她的生活。

 

 

不是我不想在洗手间也安装,只是没有能够隐藏摄像头的地方。

 

 

装好之后,我心里就很激动。

 

 

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晚上,我终于看到一直想看的画面。

 

 

躺在卧室床上的陈艺瑶还在玩手机,被子便被丈夫于弘逸掀开了,露出了只穿了一条睡裙的她傲人的身材,洁白的皮肤,圆润的香肩,及漂亮的大白腿。

 

 

看着于弘逸瘦弱的身材压在了陈艺瑶身上,一只手顺着她的大白腿一直往上爬,最终伸进裙下,而另一只手也钻进她的衣领,蠕动起来,我亢奋的不得了,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随着夫妻二人的亲热的画面,我的五指姑娘也开始安慰起自己。

 

 

当陈艺瑶被丈夫扒光了衣服,完美的娇躯像是剥了壳的玉米,完全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几乎窒息了。

 

 

不过令人可惜的是,二人的战斗连两分钟都没能持续,于弘逸便已缴械投降。

 

 

我有些诧异,也带着一丝欣喜,于弘逸那方面居然如此不堪。

 

 

“对不起。”电脑监控画面中,于弘逸向妻子道歉,显得很愧疚。

 

 

“没关系,慢慢来吧。”陈艺瑶没有表现丝毫的异样,“我先去洗一下。”

 

 

然而,当她披上睡裙迈开步子走出卧室关上门,轻轻叹了口气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或许有那么一丝机会,陈艺瑶显然对丈夫很失望,她对夫妻生活还是很渴望的。

 

 

此后的两天,每次见到她,我比以往表现的更热情。

 

 

不过她似乎被我上次喝多拉她手的举动吓到了,表现的比以往还要矜持。

 

 

监控还在继续,可惜她和她丈夫并没有再有亲热的举动,让我有点失望。

 

 

到了第三天晚上,令人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

 

 

我在电脑监控中,盯了她几个小时,这一晚于弘逸居然不在家,她也没有任何能够引起我兴奋的举动。

 

 

到了晚上11点半,我有点撑不住了,便洗了把澡去睡觉了。

 

 

结果正睡得迷迷糊糊,便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

 

 

我只穿了一条裤衩,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睛,走到客厅去开门,一边喊道:“来了来了,别敲了!大半夜的,谁特么乱敲门啊!”

 

 

当我打开门的时候,还没合拢的嘴巴张的老大。

 

 

没想到站在门外的居然是陈艺瑶。

 

 

而且她只穿着一条丝质的吊带睡裙,正是监控中看到她睡觉时的着装。

 

 

粉色的睡裙贴在身上,勾勒出婀娜的曲线,娇嫩的肌肤,圆润的香肩,芊细如玉的手暴露在空气中。

 

 

尤其是裙下两条雪白圆润的大长腿,带着无比的诱惑力。

 

 

我当时就震住了,作为有夫之妇的陈艺瑶大半夜的只穿着一条性感的睡裙出现在我家门口,到底几个意思?

 

 

该不会……

 

 

我心里顿时一片火热。 

 文学

显然,是因为我太激动了,并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神色。

 

 

我暗自咽了下口水,笑着问道:“不好意思,陈老师,没想到是你,请问有什么事吗?”

 

 

“房东,实在不好意思!我本来不想打扰你的,可是我刚才在电话里给弘逸打电话,打到一半的时候,电话突然就断了,而且还传来了他的一声叫声。”

 

 

陈艺瑶一双美眸写满焦急之色,脸上也尽显担心,继续解释道:“今天他同学聚会,喝了些酒,跟我打电话说滴滴打车回来,结果刚才就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我以前就听过不少滴滴司机杀人抛尸的新闻,何况现在大晚上的,我老公还喝多了,房东,我有些害怕,你能不能出去陪我找一下?”

 

 

听到陈艺瑶的解释我也收起了自己的胡思乱想,皱眉说道:“陈老师,你先别着急,可能你丈夫只是喝多了,应该不会有事的,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现在就跟你出去找找他。”

 

 

“谢谢你呀!”陈艺瑶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到现在电话一直打不通,提示关机,我能不着急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先换个衣服,你不用换吗?”

 

 

陈艺瑶低头一看,这才反应过来,俏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赶紧低头转身回屋。

 

 

我们换好了衣服在门口集合,陈艺瑶换了一件黑色的风衣,不过衣摆下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却没有丝袜的装饰,显得极具诱惑力。

 

 

下楼的时候,我问道:“你刚才跟于老师打电话的时候,他有没有告诉你在哪?”

 

 

“说了,在林海路一条巷子。”陈艺瑶回答。

 

 

我诧异道:“林海路,那地方可偏僻的很,他怎么会在巷子里?”

 

 

“那里有一家叫德川羊肉火锅的餐馆,他和同学刚吃完火锅,因为比较偏僻,所以要穿过巷子叫滴滴打车,我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担心。”陈艺瑶忧心忡忡的说道。

 

 

“于老师是成年人,相信不会有事的。”我安慰道:“咱们就去那边找他。”

 

 

下了楼,陈艺瑶拿出了于弘逸的车钥匙。

 

 

于弘逸晚上要赴约,显然是知道要喝酒,所以也没开车。

 

 

陈艺瑶并不会开车,所以就由我来代劳,开车载着她去寻找于弘逸。

 

 

我们到了陈艺瑶所说的地方,果然看到了一条巷子。

 

 

车子开不进去,只能停在巷口。

 

 

我们进巷子找人,可穿过整条巷子,也没看到于弘逸。

 

 

陈艺瑶很担心,我又陪着她来到德川火锅店找人。

 

 

然而火锅店这时候已经打烊了,只有店员在里面打扫清理,一个客人没有。

 

 

出了火锅店,陈艺瑶急道:“弘逸会不会已经出事了?要不,我们报警吧!”

 

 

“你说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巷子里,不过我刚才也仔细看了,巷子里没有打斗的痕迹,于老师的随身物品也没什么遗落,我估计他是喝多了,不小心摔倒了或者是别的原因,应该不会有事。咱们在附近再找找,说不定过会他就给你打电话了,实在找不到,咱们再报警不迟。”

 

 

我本想开车载着他寻找,陈艺瑶却说兵分两路效率比较高。

 

 

我听从了她的话,分开前嘱咐道:“这大晚上的,你可小心点。”

 

 

陈艺瑶点了点头,转身就往西边快步走去。

 

 

我则是开车缓慢往东边行驶,沿途寻找于弘逸的踪影。

 

 

找了半个小时,毫无所获。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给陈艺瑶打电话,恰巧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一看正是陈艺瑶打来的,立刻接通了电话。

 

 

“钟皓,救我!”电话那头传来陈艺瑶的惊叫声,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你在哪?到底怎么回事?”我急忙问道。

 

 

啪!

 

 

一声脆响,震得我耳膜生疼,下意识的将手机远离耳边,过了一秒钟再继续通话:“喂,喂,陈老师,快说话啊!”

 

 

然而,电话那头却早就没有了反应。

 

 

估计电话是被摔掉了。

 

 

我心中一震,陈艺瑶遇难了!

 

 

我得去救她!

 

 

我不知道她此刻的具体位置,但知道大概方向。

 

 

我开车往东边寻找于弘逸的时候,虽然过了半个小时,实际上开的很慢,回去的时候我加足了马力。

 

 

车子在夜色中风驰电掣,如闪电一般。

 

 

一边开车,我还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挂了电话心里祈祷陈艺瑶可千万别出事。

 

 

没几分钟,再次回到了火锅店门口,我还想继续往西行。

 

 

也幸亏在火锅店门口的时候,我特意有所减速,才听到了那条暗巷里传来女子的呼救声。

 

 

正是陈艺瑶的声音!

 

 

我停下车子,激动的冲了出去。

 

 

下车的时候,心中一动,在路边抓了一把细碎的小石子,紧接着冲进了巷子。

 

 

当我冲进暗巷的时候,就看到几个黑影将一个俏丽的身影围在了墙边,几道电筒的光束晃来晃去。

 

 

通过电筒光线,我看到对方一共四人,长得都比较魁梧,因为光不是朝着他们,所以看不清他们的面容。

 

 

但所有的光都集中在陈艺瑶身上。

 

 

陈艺瑶的风衣居然被撕破了,显露出了黑色的文胸,一半的文胸脱落,露出一团雪白丰满,正被她死死的护住,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春光露出。

 

 

她的脸上写满了绝望和无助,面色一片惨白,吓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求饶道:“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老公失踪了,我是来找我老公的,我身上有钱,你们……你们可以都拿去!”

 

 

如果是平时,看到人高马大的几个混混,我一定吓得有多远躲多远。

 

 

但现在我喜欢的女人陈艺瑶被众人欺负,就像是受惊的小白兔面对一群饿了几天的恶狼,我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当时我脑子一热,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快放了陈老师!”

 

 

说话的同时,我握紧住手里的石子,并悄悄藏在了身后。

“哟呵,美女,想不到你还是一名老师,这个臭小子是你朋友吗?”为首一个满脸横肉的寸板头汉子狞笑起来,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身的酒气。

 

 

显然,这几个混混都喝多了。

 

 

另一个高个子骂骂咧咧道:“臭小子,这里没你的事,识相的话就快滚!”

 

 

“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虽然我心里怕的要死,但表现的还是很强硬,镇定而愤怒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四个汉子同时露出愤怒的神色。

 

 

“我草泥马,你特么找死!”寸板头汉子一声怒喝,四个混混全都朝我冲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就将手里的石子如天女散花一般砸了出去。

 

 

一时间电筒的光线乱晃,于此同时伴随着众人的惊叫声和手挡在面前不住后退的举动。

 

 

我趁乱一脚狠狠踢在最前面一个汉子身上,他踉跄着撞倒另一个人。

 

 

我则是从圈内突围,居然让我成功冲到了陈艺瑶身边,二话不说拉着她就往巷口跑去。

 

 

陈艺瑶吓坏了,都忘记了遮掩胸前雪白的春光,被我拉着身不由己拼命的逃。

 

 

那一团雪白丰满在夜色中颠簸晃荡,格外惹人注意。

 

 

然而此刻的我哪里会注意这些,只想逃出升天。

 

 

在逃跑的过程中,我感受到背后几下剧痛,差点没撑住摔倒在地。

 

 

辛亏陈艺瑶扶着我,没让我倒地,不然我俩真的死定了。

 

 

最终,凭借求生的渴望我们成功逃出巷子。

 

 

我们第一时间上了车,我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疼,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我赶紧发动车子,透过后视镜就看到几名混混在后面狂追不止。

 

 

直到十分钟后,早就看不到几个混混的踪影了,我才敢把车停下。

 

 

这时候才发现,我们居然已经到了开发区这边。

 

 

开发区人烟稀少,马路宽阔,但穿行的车辆却很少。

 

 

我喘着粗气,忍着背后的剧痛问道:“你没事吧?”

 

 

面色苍白的陈艺瑶也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她的一只手紧紧抓着扣住的安全带,只用一只手遮住胸前的雪白丰满。

 

 

她的胸比我在监控中看起来还要大,一只手根本遮不住,从两边露出不少春光。

 

 

当我目光集中在她胸上的时候,不由傻眼了,身体不自主的有了反应。

 

 

陈艺瑶注意到我的表情,神色由白转红,急忙用另一只手也捂住。

 

 

我赶紧收回目光,又问了一遍。

 

 

她摇了摇头,说没事,神色异常难看和失落。

 

 

我也有些感慨,本来是想找他的丈夫,结果遇到了这种事。

 

 

我马上脱掉外套披在她身上,说道:“穿上吧,可以挡一下。”

 

 

陈艺瑶红着脸点了点头。

 

 

她穿上衣服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弘逸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会不会和我一样遇到危险。”

 

 

“放心吧,他是男人,不会有事的。”

 

 

我正说着安慰的话,电话铃声响了,是警察打来的,说已经在林海路了,问我具体位置。

 

 

十分钟后,我们见到了警察,不过几个混混早就跑了。

 

 

警察让我们别担心,他们可以通过路段的监控追踪几个混混,并保证不出三天就能将他们捉拿归案。

 

 

我和陈艺瑶连忙道谢。

 

 

陈艺瑶最担心的还是她的丈夫。

 

 

不过当她向警察提出这件事的时候,其中一个中年警察说道;“刚才我们在经过林海路和江西路的路口时,发现一个躺在路边的醉汉,和你描述的穿着倒是有点像,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丈夫。”

 

 

陈艺瑶听了表情一下子缓和下来,立即想去寻找。

 

 

中年警察微笑道:“别着急,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让我的同事小王去处理了,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又过了十分钟,我们终于找到了于弘逸,正是中年警察口中的醉汉。

 

 

看到于弘逸的时候,他已经醉的人事不知,额头还破了,出现两道御痕。

 

 

小王检查过,说估计于弘逸是因为喝多了,不小心撞上了电线杆,或者墙之类的建筑,一时晕过去了。

 

 

小王的陈诉也能解释陈艺瑶给于弘逸打电话时,他的惊叫声怎么回事了。

 

 

不过令我纳闷的是,即便于弘逸被撞晕了,也应该晕倒在巷子里啊,怎么会出现在十字路口。

 

 

这一切恐怕只有等待于弘逸醒来才能得知了。

 

 

因为警察检查了于弘逸,他额头的伤口并不碍事,主要原因还是喝醉的缘故,所以我们也没送他去医院。

 

 

和警察告别后,我开车载着夫妻二人回家。

 

 

于弘逸躺在后座,陈艺瑶则坐在副驾驶。

 

 

“今晚,谢谢你救了我,还帮我找到了弘逸。”陈艺瑶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还带着一丝美丽的笑容,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你们是我的房客,也算是朋友了,千万不要这么客气。”我说道。

 

 

陈艺瑶笑了笑,温柔的问道:“对了,你背上的伤势怎么样了,我看被那几个混混打的不轻吧。”

 

 

即便她不提,我也能时刻感觉到背部像火上浇油的痛楚。

 

 

不过我还是强颜欢笑说没事。

 

 

“要送你去医院吗?”

 

 

“不用不用,没什么事的。”我马上说道。

 

 

回到小区,我和陈艺瑶一起扶着于弘逸进电梯。

 

 

不过因为要用力,牵动了我背上的伤,疼的倒吸一口凉气,额头又冒出了冷汗。

 

 

看我的样子,陈艺瑶很过意不去,说明天送我去医院看看。

 

 

“皮外伤而已,不要紧的,我家里有药酒,对跌打损伤很管用,我擦一下过几天就好了。”我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陈艺瑶才稍微安心。

 

 

上了楼,我和陈艺瑶一起将于弘逸抬上床,确定没什么事后才回到自己家。

 

 

我家和陈艺瑶住的房子就在对门,离得很近,两步就到家了。

 

 

我在客厅把衣服脱了下来,对着镜子努力查看后背的伤势。

 

 

发现后背好几处淤紫,甚至有一处皮开肉绽,鲜血模糊,看上去还挺吓人的。

 

 

不过因为我穿的黑色背心,所以陈艺瑶并没有看出来。

 

 

由于伤在后背,当我拿出药酒之后,发现给自己擦拭药酒也成为一个难题。

 

 

就在我为之苦恼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

 

 

“房东,是我,请开一下门。”于此同时,外面传来陈艺瑶温柔动听的声音。

>>>>本文《极品逍遥房东》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