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推荐精品】神迹丹尊小说在线免费/神迹丹尊无删节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3986 发布时间:2019-06-25 16:46:36 发布评论

 此刻从树林的黑暗中窜出一个十一岁的小子。

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二人,似乎完全没把他们当回事,犹如猫看老鼠一般。
 
“刚躲过一劫,早上居然还敢嚣张,我从没佩服过人,你算第一个。”
 
这人也算个戏精,讲到此处还真表露出敬佩的表情,不过立马话锋一转。
 
“只是你怎么一点都不长记性呢,刚经过早上的事情,大晚上的还敢出来乱跑,你以为幸运女神会一直站在你那边吗?不可能的,今天落到我的手里,算你倒霉,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此人正是石浩的堂弟,石逊的亲弟弟石仇。
 
看来人们说的一点都不假,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石逊三父子都是一个德行。
 
石仇六岁开始修炼。
 
因资质有限,身具普通下品灵根,如今刚晋级凡元境三重不久。
 
不过和只有凡元境一重的石浩比起来,也算个高手了,欺负他是绰绰有余。
 
若说石逊是因为有嚣张的资本才嚣张的话,那么石仇就完全是一个变本加厉的二世祖。
 
只要是他看不惯的,休想在他面前活着离开。
 
石浩刚从后门离开,就碰巧让出来散步的石仇看到了。
 
不过因为夜色朦胧,他一开始并没认出石浩。
 
等他意识到不对劲,想要出来追寻时,却失去了目标,不得已四处寻找起来。
 
只要杀了石浩。
 
他石仇在石逊面前就有骄傲的资本,同时也能在父亲石顶地面前证明自己并不是没用的二世祖。
 
“哦,原来是石仇啊,你也想来吃鸡肉吗?可是我们刚刚吃完,没你的份了。”
 
石浩丝毫没有害怕的眼神,脸色平静,不过说起话来却有那么一种戏耍人的味道。
 
“哦,对了,你刚才说什么忌日?你是为自己选好黄道吉日了吗,要不改天,我们刚刚吃饱,不方便动手啊!”
 
接着石浩再说了一句,心想,你把我当老鼠,我可没把你当猫,就算是猫,最多就是一只病猫。
 
“好!好!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如此嚣张。”
 
话未说完,石仇一拳直冲石浩面心而来。
 
依照石浩的记忆来看,维纳大陆只修武力,并没有什么神奇的魔法和与绚丽的仙法,心法为主,武技为辅。
 
境界从低到高分别为凡元境,聚元境,离元境,归元境,合元境。
 
每境又分四阶,初阶、中阶、高阶、圆满。
 
初阶为一二三重,中阶四五六重,高阶七八九重,圆满为十重。
 
凡元境之人,能吐纳天地元气,增强自身元力,战斗时以元力催动四肢发力。
 
凡元境一重可增强自身一倍的气力。
 
也就是说达到凡元境一重的修炼者,可以爆发出自身两倍的力量。
 
之后每增加一重,可以增加一倍力量,达到九重时,可爆发出自身十倍的力量。
 
十重大圆满最难突破,因为要爆发出二十倍力量才能晋级到聚元境。
 
如果一个普通人自身的力量是一百斤的话,那么等他达到凡元境一重时就能发挥出两百斤的力量。
 
如今的石仇是凡元境三重,那么他就能够爆发出一百斤的力量。
 
当然,并非说一定就是四百斤,比如一个小孩,如果本身力量只有十斤的话,就算他达到凡元境九重,也只能爆发出一百斤力量。
 
所以,在修炼的同时,还得锻炼身体,增加肌肉强度,增强基础力量值。
 
灵根分为下品灵根,中品灵根,上品灵根,极品灵根以及完美灵根。
 
灵根也没有什么金木水火土等属性,同品级的灵根修炼什么心法都是一样的效果。
 
领悟心法和武技的速度快慢看个人天赋。
 
灵根能增加自身与天地元气的亲和度,品阶越高,吸收元气越快。
 
没有灵根之人,无法感受天地灵气,就算任意给他一本心法,也只能当废纸。
 
同时心法也能增加修炼速度。
 
品阶越高的心法,吸收元气速度越快,不过品阶越高的心法,领悟起来越困难。
 
若是一个极品灵根之人天赋不行,领悟不了心法,那也是白搭。
 
想要修炼到更高境界,灵根和天赋缺一不可。
 
石仇的出现,正好应了那句话,瞌睡来了送枕头。
 
晋级凡元境二重的石浩正愁没人练手。
 
境界低的人起不到比试效果,石逊那样实力悬殊较大的,暂时没有碰撞的必要,同级的话,难以激发自己的潜力。
 
虽然石仇是凡元境三重,但是因为年纪不大,身体稍显稚嫩,从小娇生惯养,缺乏锻炼。
 
估计本身力量只有七十斤,增加三倍的力量,也才增加二百一十斤,算下来不过就二百八十斤的样子。
 
而自己呢,年纪增加一岁,如今体质若有改善,应该有八十斤的基础力量。
 
凡元境二重增加两倍力量,那么差不多就是二百四十斤,自己与石仇比起来应该也就四十斤左右的差距。
 
石浩在与石仇对话的过程中,计算了一下自己与对方的差距。
 
不过计算出来的结果与实际肯定有所出入,石浩也想探探对方到底比自己强多少。
 
于是看准对方的拳头轨迹,也是一拳对轰而去,没有多余的花哨动作,完全就是力量与力量的比拼。
 
“砰!”
 
双拳瞬间撞在一起,马上反弹开来。
 
石仇退了一步,双脚约微下沉,稳稳站住。
 
石浩双脚在地上划出一条长线,竟然退后了十多步。
 
心想,看来这石仇也并非是个酒囊饭袋啊。
 
“看到没,这就是差距,你拿什么跟我比?”
 
石仇暗自心惊,并没有听到想象中的手臂断裂之声。
 
照刚才的碰撞结果来看,这石浩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晋级到了凡元境二重。
 
不过又能怎样呢,废物永远是废物,永远只配在地上打滚求饶。
 
对此,石仇脸上依然是不屑之色。
 
“呵呵,不要废话,再来!”
 
石浩并没有被第一次的逆势打退。
 
当看到自己和对方虽然有所差距,但是这差距并不是无法弥补,于是这次就主动出击。
 
身体稍微下蹲,然后双脚猛地发力,以一次完美的助跑加速向石仇冲了过去。
 
借助跑步的惯性一拳向前打出,直往石仇心口之处袭来,顿时破风声响起。
 
“找死!我要是你,就抓紧机会赶快逃跑!”
 
石仇见对方虽处于逆势之下,却仍不见胆怯之色,更是迎难而上,心底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
 
虽是如此,但该死之人就是该死,没有怜悯的道理。
 
石浩的主动出击更加激起了他心底的戾气,也是卯足了劲,重心下压,气沉丹田,右手握拳,迎了上去。
 
同时喊道。
 
“我这一拳要是弄不死你,我跟你姓。”
 
此刻周围的一切都与两人无关,眼中只有快速接近的拳头和必杀对方的念头。
 
“砰!”
 
拼命之时,讲究的是不留余力。
 
此次拳拳交手所爆发出的能量,居然比第一次强大一倍以上,显然双方都倾尽全力在战斗。
 
这就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碰撞,没有花拳绣腿,没有阴谋诡计,靠的仅仅是一往无前的勇气,以及必胜的信念。
 
此次碰撞之后,双方各退五步,表面看来似乎是势均力敌。
 
石仇手臂微微发抖,感到快要脱力,拳头之处,强烈的阵痛持续刺激着脑部神经。
 
石仇心想,这这么可能,他明明就是一个凡元境二重之人,怎么会有与我匹敌的力量?
 
这不符合常理,难道他身上有不得了的神奇物品,可以在战斗瞬间迅速提升力量强度?
 
一个废物得到宝物尚且如此,要是我能得到,完全可以跨级战斗的。
 
不过,此刻想要把他拿下获取宝物估计有点难了,但是只要没有第三人知道,以后有的是机会。
 
看来我得从长计议才是,绝不能让他看出我刚才已经拼尽全力,不然今天可能无法善罢甘休。
 
“石浩,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吗!一个天陨之人,居然修炼到如今的地步,照这样下去,说不定还是能突破凡元境的。”
 
“不过你一个连奴仆都不如的废物,修炼有何用,根本没人看得起,我要是你,找块石头撞死算了,免得丢人现眼。”
 
其实这也不能怪石仇,助跑能增加武力这个道理要经常实战的人才清楚。
 
石仇他一个二世祖,上有石顶地宠爱,下有石逊挡在前面,谁人敢与他为敌。
 
往往只有他戏耍别人的份,就算是看不惯某人,自有身边之人出手,轮不到他。
 
至于为什么两个人只用拳头互博,那是因为武技比心法更加难以领悟,石家为了让年轻一代尽快修炼到凡元境高阶,规定凡是未达高阶的修炼之人,不允许修炼武技。
 
其实刚才的这一次对碰,石浩是有苦难言。
 
为了营造与石仇势均力敌的假象,借助惯性强制提取体内元气与他硬碰硬的一拳,打得自己体内元气乱窜。
 
同时拳骨破裂,手臂都快要废掉,一口心头血冲到嘴里,不过又被石浩吞了回去,一直强忍着疼痛。
 
“没想到你也只是个口上功夫厉害的人,哈哈,你连一个废物都打不过,又有何用?有种继续,我们看看最后到底谁是赢家!”
 
石浩嘴上虽然这样说,身体却已是强弩之末。
 
此刻就算是旁边的肖雅,估计也能把他打倒。
 
但是气势不能输,一旦被石仇看穿,后果不堪设想。
 
看到石浩四平八稳的站着,脸色还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石仇想。
 
“第一次,他完全不是我的对手,第二次,比试却与我势均力敌,虽然我敢肯定他只有凡元境二重,但是看他现在的样子,好像是在故意引我上钩。”
 
“难道他真有什么宝贝?就算他的宝物只能发出目前的实力,如果到最后我们两人都精疲力尽,他旁边还有个肖雅,吃亏的还是我。”
 
石仇一直奉行的原则就算,保命第一,没有把握的事情绝对不做,那么现在,走位上策。
 
“石浩,你也不要逞口色之快,你等着,家族比试上,我要你下不了台。”
 
石仇知道此刻已经没有把握打败石浩,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都消失了,以后估计机会难寻。
 
不过,他石浩总不可能不出门的,就算找不到机会,家族比试上也要让他好看。
 
随即转身消失在夜幕中。
 
当石仇走后,石浩终于忍不住了,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少爷,你没事吧!”
 
肖雅也顾不得其他了,赶紧来到石浩身边。
 
双手扶着石浩。
 
“是我轻敌了,没想到反噬如此之大!”
 
说完这话,石浩已经蹲到地上,想必是站着都有些困难。
 
“那……那现在怎么办?”
 
肖雅在边上一筹莫展,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没事,让我缓缓就好。”
 
石浩深深的吸了一个气,才慢慢坐到地上,用手擦去嘴角的血迹。
 
“那……需要用什么药吗?我去给你找。”
 
上次那么重的伤,石浩都让她找药回来治好了,她相信石浩一定知道什么妙方,可以快速恢复。
 
“无妨,都是皮外伤,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石浩相信以现在的体质,这点伤根本就不算什么。
 
“好,那少爷,我们是现在回去吗?”
 
肖雅显得十分焦急,她实在是怕又有人跑出来找麻烦该怎么办。
 
“不急,你刚才不是说,你要去什么吗,你先去一下吧。”
 
人有三急,真急起来要人命。
 
“好,那你等我,我一会就好。”
 
肖雅说完话转身钻进树林里。
 
这时,石浩才用另外一只手把袖子卷起来,查看手上的伤势。
 
左手整条手臂红肿,自然下垂,看来不仅仅是脱臼了,内部骨骼应该也有些问题。
 
虽然如此,但石浩并不后悔刚才的出手。
 
要是刚才自己不发挥出超越平常的力量,石仇怎会轻易离开。
 
“咯”
 
左手用力一拉,再往上送力,脱臼的地方恢复原位。
 
石浩试着活动一下右手,刚往上抬。
 
“啊……”
 
眼泪都快痛出来了。
 
石浩仔细地检查手臂还有没有其他暗伤,此时肖雅的脚步声想起。
 
“定是肖雅回来了,不能让她看到我手上的伤势。”石浩心想。
 
石浩急忙把衣袖放了下去,装着没事人的样子
 
“少爷,我回来了,我们现在回去吗?”
 
肖雅走到石浩旁,站着看向他。
 
“好!你扶我起来吧。”
 
石浩感觉全身使不出半点力来,只得叫肖雅。
 
“好。”
 
说完肖雅便蹲在石浩的左边,把他的左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石浩的手臂较为修长。
 
当手胳膊搭在肖雅的后脑上时,手掌便自然的落到肖雅胸前。
 
触碰到胸前的肉感,石浩无意识的就捏了一下。
 
石浩心道:“嗯,触感不错。”
 
接着便想再摸一下。
 
“啊,少爷,你……”
 
肖雅满脸通红,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啊?”
 
石浩这才意识到不对,赶忙缩手。
 
“对不起,我只是想弄清楚那是什么,不……,我……对不起!”
 
石浩发现越解释越乱,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嗯,少爷,要不我们回去再……”
 
肖雅越说脸越红,后面说不下去了。
 
“小雅,你误会我了,我不是想摸你的。”
 
听到肖雅的话,石浩也是老脸通红,好像怎么都不对劲。
 
“那少爷你是……?你是嫌弃小雅吗?”
 
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越显得委屈。
 
“我不是嫌弃你,我不是不想摸你……我的意思是说我……”
 
石浩脸都憋红了,硬是没憋出一句对的话来。
 
“呜呜……”
 
听到石浩的话,小雅当场就哭了。
 
“少爷,你不要我了吗?”
 
肖雅带着哭腔问道。
 
听到肖雅的哭声,石浩心里就更乱了。
 
越解释越乱,干脆不解释了。
 
“小雅那么乖,那么漂亮,少爷怎么会不要你呢?”
 
“不哭啦,再哭就哭丑了。”
 
活了几十万年,居然被一个小丫头打败了,石浩也觉得羞愧。
 
“嗯,好,小雅不哭。”
 
听说会变丑,肖雅顿时就不哭了,只是眼泪还是忍不住往下掉。
 
真没想到,任何时候的女人都有爱美的天性。
 
“小雅最漂亮了,我们回去吧!”
 
见方法有效,石浩继续贯彻着夸字方针,顺便转移话题。
 
“好,少爷,我扶你起来。”
 
女人哭,有时候并非是一定要哭才行,比如现在。
 
等她注意力转移开了,忘记哭了,自然就好。
 
说完话的肖雅再次拉起石浩的右手,用力把石浩扶了起来。
 
只不过肖雅力气较少,废了好大的劲,试了好几次才把石浩扶起来。
 
石浩刚才只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所以现在感觉脱力。
 
只要有个人扶着,慢慢走回去问题不大。
 
等两人回去之后,石浩就打发肖雅离开了,然后一个人睡下。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天亮醒来的石浩,感觉全身上下充满了力气。
 
显然是昨晚耗尽的力气,经过一晚已经完全恢复了。
 
石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受伤的手臂,发现居然已经痊愈。
 
“真没想到,我不仅资质变好了,现在居然连恢复能力也变得这么强,这是要成一个打不死的小强啊!”
 
石浩心里这样想着。
 
“估计老天爷也是觉得愧对了我,想要好好补偿一下。”
 
“既然身体已经恢复,我也得去和大家一起练功了,基础力量太弱真是硬伤。”
 
石家的少年,每天清晨都会集中到练武场集中进行基本武道练习。
 
一是为了增强自身的基础力量,二是让大家有机会互相切磋,找到各自的不足。
 
石浩虽然现在已经到了十多岁了,但对练武场并不是十分熟悉。
 
他因为身体的原因,自打十一岁被人判定为天陨之人后就再也没去过练功场。
 
练武场的教头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名叫仲强,估计取名的时候就是希望他长得更加强壮。
 
当石浩走进练功场的时候,很多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他,仲强也走了过来。
 
“这位小兄弟,你是找人吗?”
 
他看着这人有些面熟,但是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不过既然来到这里,穿着又和仆人不同,想必应该是找哪位小少爷的。
 
练武场上正在练习的人,全都停止练习,围了过来。
 
石仇也在其中,看到石浩过来这里,十分惊讶。
 
“这位小兄弟,请问你是来找人吗?”
 
石仇学者仲强的口气,伸出脖子阴阳怪气地问,显然是故意的。
 
“仲叔,你好!我是石浩。”
 
石浩看着仲强回到,根本没看其他人一眼。
 
“哦,原来是石浩啊,你有什么事吗?”
 
石浩的名字在北荒城,比任何人天才都要响亮。
 
基本上整个北荒城的人都知道石家有个废柴,仲强当然也不例外。
 
石浩都三年没来练武场了,今天怎么会到这里来呢?仲强觉得非常奇怪。
 
“我是来练功的。”石浩答道。
 
“那你跟我来吧。”
 
仲强说完,就准备带石浩进去。
 
正待起身,旁边的人却发言了。
 
“呵呵,这不是石浩吗?我当是谁呢!”
 
“就是就是,装什么清高,居然还敢无视我们!”
 
“石浩你个废物,来这里做什么,丢人现眼吗?”
 
“石浩,你还嫌丢人不够吗?”
 
一时间,说什么话的都有,石逊两兄弟都快要站到石浩跟前了。
 
不过石浩仍然没看一眼,错开一步,跟着仲强走去。
 
要说这些人中谁最痛恨石浩的话,第一肯定就是石逊。
 
自从昨天石浩大闹客厅,李远航带走李明萱之后,他就再没有见到过李明萱了。
 
昨天下午他去找李明萱,直接被当众赶了出来。
 
李家放出话来,不把事情解释清楚,就等着他们的报复。
 
更可恨的是,从李家回来后,他还被父亲大骂一顿。
 
此刻,石逊看着眼前的石浩想要走过去,眼睛都红了。
 
石逊此刻真想一拳打死石浩,恶狠狠的对石浩喊道。
 
“石浩,别说我是欺负你,今天我不用元力,你可敢与我比一场?”
 
旁边的人也跟着喊起来。
 
“比一场,比一场!”
 
石浩看了看周围的人,又看了看石逊。
 
看来今天不与他们打一次,肯定是无法安心练武了,也好。
 
“有何不敢?”
 
石浩气势如虹,直视石逊。
 
“那就比武台上见。”
 
石逊说完,以为是石浩答应了比试,转身就要往比武台上走去。
 
“可是我为什么要和你比呢?”
 
发现石逊居然那么楞,石浩讥讽的问道。
 
“那你就是不敢咯,说得还那么狂。”
 
石逊快要气炸,听石浩的口气明明就是要比的。
 
“我又没说不比,不如我们加点彩头,如何?”石浩问。
 
“你说加啥,我奉陪,可是你石浩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石逊显然是看不起石浩,一个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人,哪有什么值钱物件。
 
“我赌命!”
 
“输了我这条命就是你的,怎样?”
 
石浩也是疯狂,直接就把对方想要的东西给赌了进去。
 
“好,我奉陪到底,只要你能赢,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石逊根本就不怕,无论怎么打都是自己赢。
 
“不,你不用赌命,你输了只要给我一千两银子即可。”
 
石浩并不缺石逊的命,等自己修炼起来了,谁还是自己对手。
 
“行,既然你都不怕,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石逊根本就没想过会输,所以无论石浩提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
 
一千两银子虽然很多,但找几个兄弟伙凑一下,肯定是有的,他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一群人围在一起就是热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兄弟伙些,要不我们赌一把?”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赌什么?”
 
立马就有人问道。
 
“赌,当然是赌谁能赢了!”
 
提议之人爽快的回答。
 
“哈哈……”
 
一众人笑出声来,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虐菜。
 
不过,笑声过后,冷场了。
 
没有人接一句话,大家都不愿当这个庄。
 
一般这种赌局,都是输赢未定,根据概率来定赔率。
 
庄家在赌局中,应该是属于那种双赢的人。
 
无论哪边胜利,他都是拿另外一边的钱来赔付,剩下的就是个人收入。
 
现在的情况是,不管开多少赔率,都没人敢。
 
每个人心里都在想,不管谁来当这个庄,我定把全部身家都压上去。
 
石仇见大家都不说话,知道如果自己不出面,肯定没有会出面的。
 
石仇心想:“一群孬种,一点小钱就吓成这样。”
 
看来在这种场面下,也只有自己才有这个魄力了。
 
“好吧,既然大家都不愿做这个庄,我哥在台上战斗,我总得为他做点什么。”
 
“现在,我来替大家开一局,赌多赌少无所谓,高兴就好。”
 
“压石浩赢的一赔九十九,压我哥的一百零一赔一,大家觉得这样如何?”
 
石仇在这群人中,确实算是最有钱的那个。
 
“好,真不愧是石逊的兄弟,借你宝地,我压你哥赢。”
 
第一个压石逊赢的是一个胖子,名叫石蛤。
 
只见他把全身上下翻了个便,找出了10两银子。
 
本来还打算找旁边人借一点的,不过他显然是太低估别人的智商了。
 
“石仇兄弟,赶紧写上,我的10两。”
 
像石蛤这样,非主家的孩子,能有十两银子算是不错了。
 
听得石蛤的话,石仇鄙视了一眼。
 
“出息,就十两银子你紧张成什么样,我又不可能吃了你的,再说,你这点钱我还赔得起。”
 
石仇说话可一点都不留情面。
 
“那是,那是,石仇哥我自然是相信的。”
 
石蛤赶紧顺着石仇的话说。
 
不过此刻站在石蛤后面的人要开始发作了。
 
“石蛤,别再丢人现眼了,完了就赶紧滚一边去。”
 
说话之人就是一个消瘦的青年。
 
名叫石牟,石顶底之长子。
 
这人就是个爆炸脾气,看不惯的一律轰走。
 
石牟见到石蛤那副对十两银子不舍的样子,看着辣眼睛。
 
边说话就边把石蛤往边上挤。
 
“对不起,对不起,石牟哥,我这就走。”
 
石蛤一听石牟的声音,吓得赶紧自觉往边上靠。
 
“石仇兄弟,是不是压多少都可以?”
 
石牟问道。
 
石牟作为三爷家的长子,年龄比石仇要大一些。
 
“当然,你敢压我就敢赔!”
 
石仇显得十分大气。
 
“既然如此,我先压这一千两。”
 
“我再让小弟回去取点,可以么?”
 
见这种稳赚不赔的买卖,石牟当然想尽可能多赚。
 
“回家就算了,不然你把三爷家全搬过来了,我还怎么赔?”
 
石仇其实也不傻,开局的目的,只是为了一时的面子而已。
 
当时与石浩的那一拳,他现在都还有些后怕。
 
既然现在石逊愿意和石浩平等比试,给自己探探路也好。
 
再说,按现在的状况看,所有人都相信石逊能赢。
 
自己这一把,很有可能得赚一大波。
 
不过,风险当然是巨大的,太大了自己就承受不了。
 
“各位,大家把身上的压压就好,权当是玩玩,回家拿钱就算了啊!”
 
石仇朝大家喊道。
 
“好,我这里有五十两!”
 
“我压两百石逊胜!”
 
“石逊哥,我相信你,我压五百两。”
 
一时之间,全都压的是石逊。
 
在石仇的桌前,一边放满了银两,一边空空如也。
 
石逊见到这般状况笑出声来。
 
“哈哈……看到没?”
 
石逊对石仇笑道。
 
“二弟,你今天要亏大了,那么多怎么赔,要不要我帮衬你?”
 
石逊转身问问石仇。
 
“大哥尽管放心,我还赔得起。”
 
石仇也没怕过。
 
“石浩,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让你一只手?”
 
石逊开始自信心暴涨了。
 
不过确实他有这个实力,在这比武场,可没人是他对手。
 
“不需要!”
 
石浩可不给他好脸色。
 
“那这一把,我也去压一下,我就压一两,压你胜。”
 
石逊对着石浩用嘲讽的口气说。
 
可是石浩依然一脸平静,静静的站在台上,等待比试开始。
 
石逊见此,摸出一两碎银,扔向石仇。
 
“记好了,我压一两,石浩胜。”
 
石逊话音完毕,台上又是阵阵笑声。
 
这时,从人群里冒出来一个小男孩。
 
他叫石小白,石牟的亲弟弟。
 
大概就是八九岁的样子,稚气未脱。
 
“石仇哥哥,我可以压吗?”
 
他走到石仇桌前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愿赌服输哦!”
 
石仇对他倒是十分客气。
 
“嗯!”
 
石小白说着并在身上翻了起来。
 
零零散散找到了六两银子拿着手里,看着桌上犹豫着。
 
“小弟弟,你要是想赢呢,就跟大家一起压。”
 
石仇催促道。
 
“可是,可是,我想多赢点。”
 
石小白注意未定。
 
“那你压我吧,等下我让你赢几十倍。”
 
石浩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对小弟弟诚恳的说道。
 
“好,我压你,你要加油哦,这是我所有的钱了。”
 
石小白终于把六两银子放到了另外一边。
 
“小弟弟,别压那边,会输的。”
 
“小弟弟,跟着我们压啊,跟着我们才会赢。”
 
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捏两把汗,赶忙劝石小白,可惜已经来不及。
 
从这一刻开始,石浩有了唯一的看客。
 
石浩看着这样的状况,心里也是着急。
 
本来他自己也也想压一把,奈何囊中羞涩。
 
不过,心里一想,有个方法倒是可以试试。
 
“石仇,我打算用一个消息压我自己胜,你看如何?”
 
石浩试探性的问着,他相信石仇肯定不会拒绝。
 
“什么消息都可以吗,只要是我想知道的?”
 
石仇想,要是能这么轻轻松松得到那个秘密,倒也不错。
 
“什么都可以,你给估个价。”
 
石浩肯定地回复。
 
“好,这样吧,一个消息算你一百两。”
 
石仇知道,石浩身上肯定是缺钱了,一百两对方也得同意。
 
“一百两就一百两吧,虽然少了点,没事。”
 
石浩本来就是打着空手套白狼的想法,他哪有什么消息。
 
石逊见大家都谈得差不多了,朝所以人看了一圈。
 
“仲叔,你给我们这个见证,擂台比武,拳脚无眼,打伤打残可都有可能。”
 
石逊打算下狠手了,平时家里欺负一下都是小事,但是不能太过。
 
现在到了擂台之上,几十岁眼睛盯着。
 
只要自己没犯规,出任何事都没人能把自己怎样。
 
见此,石浩也是明白石逊的打算了,心里思量着怎么应对。
 
仲叔虽然是一个外人,但是家主、二爷、三爷都曾在他那学过武,在石家还是有一定定位的。
 
虽然他见惯了家族中的各种争端,但是眼看着发生这样的状况,还是有些不忍。
 
“既然比试的是拳脚功夫,我理当做这个见证。”
 
“但是,大家只是为了比个高下,点到就好,不要伤了和气。”
 
仲强也只能劝劝,不能多说其他,多说无益。
 
对现在台上的两人来说,哪里还有和气可言。
 
不仅仅是台上的两人,就连台下的大众,都觉得仲强这话只是说说而已。
 
既然他作为见证人,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的。
 
只见仲强站到比武场边,看了两眼石逊和石浩。
 
“都准备好了吗?”
 
见双方都有立马开打的意思,仲强问道。
 
“准备好了!”
 
“可以了!”
 
两人毫无犹豫地答道。
 
“三……二……一……开始!”
 
仲强喊开始的同时,双手握在一起,举过头顶,顺势往下一压。
 
两人看到仲强的手势,立刻进入战斗状态。
 
此刻的战斗与之前的完全不同,双方都进入高度集中状态。
 
石浩其实也清楚,在这一群人中,既然石逊是最强之人,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石逊原本的打算只是羞辱一番,根本没有想到石浩会答应。
 
如果石浩不是傻子,那他必然保命的手段。
 
既然上台了,比武场上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
 
所以,现在石逊的想法是,要么不打,要么一拳致命,不能让石浩有反悔的可能。
 
于是乎,双方都这样盯着,谁也没打算先动。
 
台下的人却看傻眼了。
 
今天这石逊是怎么了,难道对石浩心生怜悯,不打算教训他了?
 
“你倒是打呀,这样盯下去有意思?”
 
人群里,不知谁说了一声,其他人也跟着议论纷纷起来。
 
要是平时,肯定没人敢议论石逊的。
 
“我猜测呀,石逊肯定是见我们大家都压他胜,不打算打赢了。”
 
“你的意思是,他打算假打?让我们输?”
 
“卧槽,不是吧!这么无耻?”
 
“也说不准啊,毕竟石仇可是他亲弟弟,要是他赢了,石仇就输了!”
 
见此情景,有人已经在心底大骂石逊无耻了。
 
石小白听得大家的谈话,心中一动,难道自己要赢了?

>>>>本文《神迹丹尊》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