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大总裁,小鲜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3898 发布时间:2019-06-19 15:08:30 发布评论

 

第五章 还这么害羞?

白汐汐说完,快速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拆开餐盒,将精美的蛋糕放到他面前。

她的态度很诚恳,动作也很尊敬。

盛时年看着她讨好的模样,胸膛里的怒气莫名消散了些许。

他扫了眼她手里的蛋糕,冷声一嗯:“你喂我。”

白汐汐拿着蛋糕的手一颤,喂他?那么亲昵的动作……

可看到男人又快要冷下去的脸,她不敢拒绝的,快速点头。

眼下,化解他的怒气,才是王道。

白汐汐想的简单,可真正做起来,是那么的难。

她从来没喂过别人吃东西,何况还是这么一个高高在上、气场强盛的男人。

面对男人俊美的让人窒息的脸,她呼吸压紧,伸过去的手像是要进火炉似的。

盛时年注意到她拘谨的动作,眸光微深,伸手揽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拉过来,让她坐到他的腿上。

附在她耳边,暗哑的嗓音道:

“昨晚该做的都做了,喂个早餐用得着这么害羞?”

白汐汐突然落入男人宽厚的怀抱,他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耳周,近到令人心颤。

她脸红心跳,抬手推他:“盛先生,这样不方便,蛋糕也容易弄脏你的衣服。”

白汐汐就要脱离男人的怀抱,然而身子刚动,“嗒…”的一声,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

“九叔,你车……”坏了么,话没问完,车外的男人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车内,项来尊贵淡漠的九叔,腿上竟然抱着一个女人!而那女人虽然是背对这边的,但也看得出她在九叔的怀里扭捏,姿势极其惹火。

怎么可能,这大清早他还没睡醒,眼花了? 

白汐汐呼吸一滞,身子硬生生的石化在盛时年怀里。

能叫盛时年九叔的人,除了盛子潇还有谁!

她现在和盛时年的亲密姿势,要是被他认出来……

白汐汐紧张的没有时间多想,一把抱住男人,脸紧紧的埋进他的肩颈里。

女人突然的贴近,盛时年清楚的感觉到她胸前的起伏,眸底一暗,有团火在跳跃。

盛子潇已经从震愕中回过神,但还是很诧异。

虽然平时九叔也会带女伴,可从没有过这种爱昧的举动,这个女人,对九叔而言一定非同一般。

心里有了较量,他开口道:

“九叔,这位是我未来的九婶吗?要不要顺便介绍介绍?”

盛子潇说着,又礼貌的将手伸进车内:

“小姐,你好,我是盛子潇,九叔的侄子。”

声音就在背后,白汐汐心虚的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她一开口,盛子潇肯定是能听出来的。

没得到回应,盛子潇有些尴尬。

随后,他就要收回手,却意外的发现她的身影似乎有些熟悉:

“小姐,我们是不是认识?”

突然的疑问,让白汐汐呼吸都快断了。

即使看不到盛子潇,也能感觉到他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很是犀利,像是能看穿她的脸。

她抱着盛时年肩膀的手,因为心虚,攀升起密密麻麻的细汗,开口用很小的声音说:

“盛先生,帮我。”

女人的声音很小,带着请求的意味。

盛时年俊脸冷了一个度。

竟然为了别的男人,求他!跟他在一起很丢脸?

他高冷的视线扫了眼慕子瀚,冷声道:

“你在外面和女人搭讪的那套,别用在我女人身上,滚吧。”

霸气的声音,自带着强盛得气场。

‘我女人’三个字,撞进白汐汐的耳里,心里紧了紧。

盛子潇项来邪魅不羁的脸一青一白,快速收起狐疑的打量,笑道:

“九叔说的哪里话,我真不是那个意思,是我眼拙了,九叔你先忙,有空我再请九叔吃饭赔礼。”

说完,他不敢有一丝的停留,转身离开。

今天的九叔,真的太可怕了!

脚步声走远,空气再次陷入安静。

白汐汐松下一口气。

意识到她和盛时年之间的姿势,她小脸一红儿,连忙松开他:“谢谢盛先生,我刚刚只是……唔!”

话未说完,唇被男人霸道的气息封住。

男人俊美的容颜近在咫尺,白汐汐错愕的睁大眼睛。

然,盛时年却并没有深吻的意思,毫不疼惜的在她唇瓣上一咬,随即松开,质问:

“就那么在意他?”

男人暗哑的嗓音透着几分凛冽。

白汐汐怔了一秒,连忙摇头解释:

“没有,我不喜欢他,我和他才订婚半个月。”

盛时年深邃的视线打量着她,足足五秒,才薄唇冷启:

“最好是这样,做我的女人,身心都得干净。”

霸道的语气,透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白汐汐心颤了颤。

这是他第二遍说‘我的女人’,好似强大的保护伞,将他禁锢在他一人的世界里。

但他忘了吗,她们的关系只有半年。

这半年里,她也只是他见不得光的女人。

白汐汐纵然不敢反驳,压下心里的想法,低头默认。

盛时年这才将她松开,放到一旁的座位上,给苏南发简讯。

很快,苏南走过来,恭敬的坐进车里,发动车子就要开往地下停车室。

白汐汐连忙小心翼翼的问道:“盛先生,你能不能找个偏僻的地方放我下车?”

她是断然不敢在公司附近下车了,万一盛子潇还没走远,或者被别的人看到,就糟了。

盛时年深邃的目光从她身上一扫而过,问:

“去哪里?”

他的语气自带着股无形的魄力,白汐汐不敢拒绝的回答:“工作室,南盛大厦。”

盛时年清冷的目光看向前拍的苏南,吩咐:

“先送她。”三个字,言简意赅。

苏南诧异了下,早会马上开始了,总裁居然先送这个女人……

关键是,他到现在都没搞明白,这女人不是盛少的未婚妻么?怎么会……

但不敢多问,他快速打转方向盘,调转车身。

白汐汐有些意外。

高高在上、无情冷血的盛时年,竟然主动送她去公司?

看来,他也不是那么的不好相处吧?

白汐汐发现她手中的蛋糕弄了些在手上,她小心翼翼的问:

“盛先生,蛋糕你还吃吗?”

盛时年瞥见她满手的奶油,眉宇拧了拧,冷声道:

“不吃,擦干净你的手。”

说完,他没再看她,身子也往那边移了移。

好似,她是什么病菌。

QQ截图20190223160505.jpg

第六章 晚上十点

白汐汐尴尬,这男人明显有洁癖!而且,还不小。

亏她刚刚还觉得他好相处……

一路上,气氛安静冷凝。

白汐汐擦干净手后,就乖乖的坐在位置上,全程不敢看身边的男人。

莫名的,和他待在同一空间,很压抑。

当那所宏伟的建筑出现在眼前时,她第一时间叫道:

“到了,麻烦就停在这里就好。”

苏南稳稳的将车停在路边。

白汐汐说了声谢谢,推开车门就要下车,手腕却被一只宽厚的大手握住。

男主专属的体温让她心慌,忐忑的扭头:

“盛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盛时年高冷的从身上抽出一张名片,递到她手里:

“晚上十点,我不喜欢等人。”

卡片精致高端,是一张酒店房卡。

白汐汐一秒明白他的意思,心底一紧,羞窘又害怕的点点头,快速下车跑人。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简白色吊带裙,跑起来时,裙摆随风摇摆,如绽放的茉莉。

下面的两条小腿,亦是纤细皙白,摇曳生姿。

盛时年下意识想到,昨晚她腿缠在他腰上的柔韧,唇内莫名一干,有股热气需要缓解。

该死!他什么时候这么敏 感了?

盛时年不喜欢被东西吸引,或者自己太沉迷那样东西的感觉。

留白汐汐在身边,不过是为了调查,他不允许某些情绪失控。

松了松领带:“开车。”

白汐汐一口气跑进公司,手中的名片像烫手山芋,快速被她放到包包里。

想到他昨晚带有侵略性的掠夺,那种撕 裂般的疼,她唇瓣咬紧,下意识害怕。

“白汐汐,你不工作,又在发什么呆!”正走神间,尖锐的骂声响起。

白汐汐回过神,看到魔女总监站在她的办公桌前,一套职业套装,全身都是精炼的气场。

她吓得连忙站起身,道歉:“对不起,我马上画设计稿,马上。”

总监乔安雅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斥责道:

“呵,你最好画的出来,不要以为这工作室是你青梅竹马投资的,你就能不做事,不把我放在眼里。”

声音响遍宽大的办公室,其他设计师纷纷屏息静气。

白汐汐头低的更低,无奈的道歉:“没有,我很尊重你,我一定努力。”

乔安雅狠狠的看她了眼,“半个月,拿不出像样的设计图,自己离职滚蛋!”

丢下话语,她转身离开。

空气稀散。

白汐汐无力的坐回位置上,看着桌上的画纸,一筹莫展。

她是一名内衣设计师,这间工作室是大学毕业时南宸泽投资开的,她在这里担任首席设计师。

以前,大部分的爆款都出自她手,可自从家里倒闭后,她失去优越的生活、爱她的父亲,就连一项引以为傲的创作天赋,好似也离她远去。

整整半个月,她设计不出新颖的款式,画不出像样的画稿。

白汐汐真的快被逼疯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她都坐在办公桌前,逼迫自己画。

哪怕画不出来,也要画。

到晚上,桌边的垃圾桶里堆满数十张废稿纸,她还在不停的画着。

当第一百张废稿丢进垃圾桶里,白汐汐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南宸泽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那样一副画面——宽大寂静的办公室里,女孩儿坐在办公桌前,头发略带凌乱,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啪啪直掉。

他心一紧,大步走过去,将她抱进怀里:

“汐汐,怎么回事?”

听到熟悉的温暖声音,白汐汐心里愈发的难受,崩溃的哭道:

“宸泽,我画不出稿子,无论怎么努力,都画不出来。”

南宸泽扫了眼地上堆积成山的废纸,抬手轻轻的宽扶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

“不会的,你只是突然遭遇变故,压力大,一时没缓解过来。

相信我,只要放松,你会设计出比之前更美的作品。”

白汐汐其实不需要人安慰,这半个月,她遭遇了太多的人情世故,已经足够坚强。

可这一刻,还是抑制不住,伤心的哭着。

眼泪尽数流到南宸泽的西装衬衣上,他却是没有嫌弃,一声又一声的安慰着。

此时,已是夜晚10:30。

帝城A座,总统套房。

上百平米的空间,180度全景落地窗,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半个帝城的绚烂夜景,视野绝佳。

男人坐在落地窗前,一袭黑丝睡袍,华贵深沉。

没有开灯,窗外的光线折射进来,照射出他冷硬俊美的脸部线条,敷着寒霜。

他周身,散发着冷寒彻骨的气息。

苏南拿着调查资料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不禁脊背发寒。

他有预感,这份资料递上去,会更可怕……

但纵然不敢撒谎,他恭敬的走上去,忐忑的递上文件:

“总裁,这是白小姐从出生到现在的资料,以及她今天的行程。”

“念。”男人惜字如金。

苏南打一个寒颤,摸不准总裁是让他念哪份资料,但思量过三,肯定不会是那份历史资料。

不然,念到明早都念不完。

苏南恭敬的拿出行程那一张,看了眼,汇报道:

“总裁,白小姐和你分开后,就一直在公司工作,似乎工作很忙,连午饭、晚饭都没有吃,再然后……”

苏南忐忑了下,才继续道:

“南宸泽过去找她,白小姐抱着他哭了一会儿,现在一起去吃夜宵了……”

话落,男人的脸色果然下降几十度,如冰封了般冷凛。

好的很,让他等整整半个小时,还跑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盛时年从来就没这么窝火过。

往常,谁敢爽他的约?违抗他的命令?

这个女人,胆子很大。

盛时年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滑动屏幕,点击拨号。

白汐汐正在跟南宸泽吃夜宵,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看到是一串特殊又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了下,还是点击接听:

“喂?”

“给你十分钟,若是没出现在我面前,你就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男人的声音冷酷残忍,说完啪的挂断了电话。

>>>>本文《大总裁,小鲜妻!》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