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阿姨让我进入她的身体 性感的小阿姨和表姐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3554 发布时间:2019-06-06 11:01:50 发布评论

第五章 女同学来访

刘小菊因为怕含不下他整条长蛇,先前只敢微微试尝,不敢坐实,他这一挺腰那还得了。只听刘小菊一声惊呼,就像被蜜蜂蛰了屁股一样跳了起来。

 

两人身体一分离,快感一去,刘虎娃有想睁眼去看的想法,但最后却强行忍住了,他闭着眼睛舔了舔嘴唇,呢喃几句还继续装睡。

 

刘小菊竟是没说话,刘虎娃正捉摸不透她是不是相信自己还睡着,突然,他感觉自己那宝贝儿被一只手握住了。

 

他浑身微微一颤,然后不由自主的挺动了起来。之前的快感太强烈了,他还没从那情境脱离出来,一时间却没感觉到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刘小菊显然也没觉他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只是轻声吃吃笑骂:“小坏蛋,连洞跟手都分不清了。”

 

刘虎娃听了一汗,却是不敢停下动作。

 

刘小菊可能是怕了他的全力刺击,之后竟是不敢再“骑”他了,这让他心里有些失落。

 

还好,刘小菊“手艺”不错,皮肤也嫩滑,撸得他很爽。

 

因为闭着眼睛,看不到刘小菊。为了帮助自己快点达到颠峰,他不得不幻想起李香草来。

 

李香草的胸很大,他先前把玩的时候试过,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

 

她的腰倒是很细,可能是因为刘大壮没用没让她怀过孩子的缘故,那小腰儿比一般少女还纤小几分。

 

她全身的皮肤都很嫩滑,当然,最嫩滑的还是那个像喷泉一样会往外冒水的密地,刘虎娃进入她的时候很舒服,虽然感觉不够紧凑,但那感觉还是很强烈。

 

刘虎娃始终觉得自己两手抓着她的两瓣肥臀全力冲刺那一下最爽,比刚刚刺刘小菊那一下还爽。

 

刘小菊那里比李香草的还松一些,这可能跟她被无数男人进入过有关。

 

这一对比,刘虎娃突然很想晚上溜到李香草家还弄她一次。像现在这样装睡着弄太不爽了,尤其是最后弄的竟然是刘小菊的手。

 

刘虎娃一想到自己晚上将要爬墙进入李香草家,如果是趁她睡着偷袭的话,那感觉会不会更刺激一些。

 

他想到这里,长蛇突然猛一充血,只听刘小菊“呀”的一声怪叫,刘虎娃听得脚步声离去,这才悄悄睁开眼来。

 

他一睁眼就看到刘小菊狼狈离去的背影,不禁得意地笑了。刚刚那一下,肯定是喷到她脸上了。

 

大傻跟二牛帮刘有福干的这一架好象并不激烈,他们两个回来的时候也就有些轻微的鼻青脸肿。

 

刘虎娃装傻,一见他们回来就骂道:“草!你们跑哪偷懒去了?害我一个人在这干等,还干不干活了?”

 

两人脑子不太够用,只是一味地跟刘虎娃道歉,也不知道说一下自己是帮东家打架去了。

 

还好不耽误功夫,入夜之前他们还是把活干完了。

 

挖井是力气活,刘虎娃身体虽然健壮,却也累得够呛,入夜时回家,只进了院子那门就直嚷嚷:“娘,有饭吃了没有?饿死我了。”

 

他娘在屋里头应了一声他也没听出是什么,一进屋却愣住了。

 

他娘正在小厅里头拉着一个女孩的手说话,那女孩不是他朝思暮想的林清丽又是谁。

 

林清丽是他的高中同学,住在隔壁的林屋村。她比刘虎娃幸运,有机会上大学。可是她大学毕业后做了一个很多人都觉得傻的选择,师范毕业的她志愿回乡任教,成了这一带唯一一间学校的老师。

 

她做的这件大傻事,唯一赞同她的可能也只有刘虎娃一个人了。

 

刘虎娃赞同她不是因为他觉得林清丽很伟大,而是他终于又可以常见到林清丽了。

 

林清丽是他的女神,他从初中开始就暗恋她了,只是一直没有跟她说过。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双方的家境吧。

 

林清丽是林屋村村长家的女儿,家里有钱,而他刘虎娃只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乡村青年。如果他真不知死活地去追她的话,说不定会死得很惨。

 

虽然刘虎娃不敢去追她,但两人的关系却好。

 

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因为学校在镇上,离家很远,刘虎娃的交通工具却只有两条腿,所以他常常要在天蒙蒙亮时便起床赶路,要不然赶不及在上课前去到学校。

 

林清丽比他好多了,她考上高中后她爹就给她买了辆自行车,她每回上学,在路上都会遇上独自走路的刘虎娃!

 

两人小学初中读的都是林清丽现在任教的那间学校,所以两人早就认识,只是不太熟。上了高中后,她因为觉得刘虎这样赶路太辛苦,同窗之情勃发之下,她自告奋勇的让刘虎娃坐她的顺风车。

 

山路难骑车,最后当然演变成了刘虎娃骑车带她。

 

刘虎娃对她的恋幕之情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培养出来的。

 

林清丽看到刘虎娃进来便不跟他娘说话了,她矜持笑着对刘虎娃道:“你回来了!”

 

这句再平常不过的问话听在刘虎娃耳里却有不一样的感觉,仿佛是妻子对丈夫叮咛。他暖暖笑着应了声:“嗯!”

 

一向喜欢在女人间厮混的刘虎娃也只有在林清丽面前才变得正经。一来是因为他知道林清丽为人正派,听不得流氓话,二来是从前读书的时候,她是刘虎娃班上的班长,累积下来的官威放在那里,刘虎娃有点怵她。

 

“吃饭了吗?”刘虎娃边揭饭桌盖边问。他知道饭桌上大多只留了他自己的份量,但客套话还是要问的。

 

林清丽摆摆手道:“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要在往常,刘虎娃吃饭总爱蹲在凳上吃,这会儿有林清丽在,他只好老老实实地坐着,吃饭还不敢大口扒。这景象要让熟悉他的人看到了肯定得笑话,他爹妈见到却是不会说他,只是笑着看这对小年轻。

 

“你明天有没有空?”林清丽见刘虎娃抬头看她,这才继续说道:“要是有空的话陪我到城里走一趟,我要到教育局领点东西,一个人可能拿不动。”——

第六章 晶块消失

刘虎娃顿时乐了,他正找不到什么借口跟林清丽腻在一块,这一抬头愣神的功夫,心目中的女神就抛出了橄榄枝,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说道:“有空有空,要不现在就去?”

 

林清丽起身伸手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骂道:“真是憨脑袋,现在都这么晚了,就算赶到城里,教育局也早就关门了,去了又有什么用?明天早点起床,我过来等你。”

 

李虎娃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只好答应道:“好的,那我等你。”想了想,又开口说道:“要不我去你村口等你?”

 

林清丽可是娇滴滴的大美人,李虎娃虽然读的书没有她多,怜花惜玉的道理还是懂的,林屋村离这里虽然不远,但是哪里敢让她特意跑过来等自己,连忙献殷勤。

 

林清丽‘噗哧’一笑,把虎娃看的一愣一愣的,骂了他一句‘呆子’后说道:“去城里远着呐,我来你这里等你,刚好顺路坐拖拉机去镇上,这点路,不碍事。”

 

“也好,也好。”李虎娃在一旁傻乐。

 

眼见事情已经定了下来,林清丽乖巧的跟虎娃他爹妈打了声招呼,骑着她的自行车走远了,过了很久,李虎娃却仿佛还能听到她那自行车上车铃的清脆声响,咧着大大的嘴巴犹自傻笑。

 

虎娃他爹一蒲扇拍在他的脑瓜顶上,骂道:“臭小子,人早就走远了,还在这傻乐什么。”虎娃他娘顿时痴痴的笑出声来,李虎娃平时脸皮也厚,但是遇到林清丽后,却仿佛老鼠遇到猫,脸皮薄的不像话,立刻红了起来,尴尬的不停挠头。

 

农村人普遍休息的比较早,李虎娃吃完饭以后,闷头靠在床上,想到跟林清丽明天的约定,却怎么也睡不着,模模糊糊中听到隔壁厢房的爹妈说话。

 

“他爹,虎伢子也不小了,你看是不是也该给他张罗一桩婚事了?隔壁的王二蛋比虎伢子还小一岁,现在孩子都能叫爹了,咋可不能落后啊,我看林屋村的林丫头就不错,两人又是同学,关系也很好,要不你托人去说个媒?”刘虎娃他娘说道。

 

立刻,刘虎娃的耳朵就竖了起来,想要听听他爹会怎么回答,谁知道一声清脆的拍打声响起,也不知道他爹拍在了那个位置,然后才闷声闷气的说道:

 

“婆娘就知道耍嘴皮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的情况,托人去林家说媒?被人用扫帚赶出来还算好的,到时候弄得全村都知道,我用什么脸面去见人?虎伢子有他自己的想法,不用管他……”

 

李虎娃心里惊呼一声,亲爹诶,这事我可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啊,要不是你洞房的时候太急躁,我也许就投胎到富贵人家去了,那样我才能有想法啊,现在这种情况,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就算有想法也不靠谱啊。

 

心里的哀嚎还没有发泄干净,隔壁厢房又传过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依稀可以听到他爹粗重的喘息声,跟着就是他的小声嘟囔:“这屁股,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有劲道……”

 

“胡说八道些什么,小声点,别让虎伢子听见……”他娘呻吟着开口,压抑着音量不叫出来,但是木床可就不那么沉默了,‘嘎吱嘎吱’的不停响动,让李虎娃听了个清清楚楚。

 

这也没办法,乡村里房屋的构造就是这样,尤其是相邻的厢房,本身就只有一扇薄薄的木墙隔着,只要没睡的太死,什么响动都逃不过别人的耳朵,李虎娃心中躁动难耐,心想这样还怎么能睡着,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猫身走了出去。

 

农村里的月光就是比城市里的白,深夜的凉风吹在身上,立刻让刘虎娃清醒了很多,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刘虎娃抬头一看,发现不知不觉的竟然走到了李寡妇的门前。

 

“难道这就是命?”刘虎娃喃喃的说道,想起白天跟李香草在田间做的是,裤裆里的物事几乎是弹跳般直立了起来,眼骨碌一转,刘虎娃蹑手蹑脚的翻过矮矮的围墙,朝着李香草的卧房摸去。

 

从地上捡起一小片编织箩筐用的竹篾,伸进门缝里往上一划,轻轻的‘咔嚓’一声响,被李香草插住的门闩就弹了起来,刘虎娃心情那个激动啊,只觉得小虎娃涨的更加厉害了,连忙闪身走了进去。

 

还没有动作呢,李香草警惕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谁?谁在那里?”

 

这也怪不得她这么晚还没睡着,她也是回味着中午田间发生的事情呢,刘大壮常年出门,就算回家也待不了几天,而且大壮那短暂的时间,也根本满足不了她,食髓知味,自然这么晚还在想着刘虎娃那‘恐怖’的家伙。

 

刘虎娃被她呵斥一下,心中一惊,紧接着又放下心来,低声说道:“嫂子别乱叫唤,是我,虎娃子!”

 

“原来是你,你这么晚摸进我房间来做什么?”李香草明知故问的说道,内心却更加的火热起来。

 

“嘿嘿,这不是嫂子说晚上做饭给我吃嘛,我打井去了没时间,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够言而无信?这不,这么晚我当然是赶过来吃东西了。”刘虎娃一边说道,一边趁黑摸向李香草的木床。

 

“少扯皮,饭菜早就吃完了,你哪里还有什么东西吃?”李香草的呼吸变得粗重了。

 

“这不是还有你么?放心,我胃口小,吃你绝对够饱了……”刘虎娃坐上了床去,‘嘿嘿’一声淫笑后慢慢的说道。

 

李香草佯装发怒骂道:“少流氓!你就不怕我告诉我家大壮,让他狠狠修理你?”但是手臂却一伸,直接把虎娃一把扯进了被子里,刘虎娃也不点破她的心思,心急火燎的就解裤腰带,一声轻响,他口袋中的白色晶体从口袋掉了出来,正好砸在了他的物事上。

 

刘虎娃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依稀可以看到白色晶体化作了一股白雾,沿着的他的阳根钻进了他的体内,瞬间,他就感觉到体内多了一股东西——

>>>>本文《混世小农民2》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