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经典版:《谋爱成婚:傅少的心尖宠妻》小说无删节阅读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3892 发布时间:2019-06-05 16:58:57 发布评论

 第1章 如你所愿

“他到底是去哪了?!”老太太威严愠怒的声音震慑着宽敞的客厅,佣人都低着头。

滨江市权贵巅峰非南家莫属,只是南家人员单薄,只剩老太太林淑华和两个孙子:南起云,南聿庭。

老太太现在质问的就是南聿庭,南方集团当权总裁,也是和傅知恩结婚一年的男人。

傅知恩洗澡洗到一半,匆匆到客厅,声音清婉:“奶奶,您怎么过来了?”

以前,傅知恩高傲、艳丽,肆无忌惮。如今傅家败落了,她也如愿以偿结了婚,一切脾气都收敛了,乖乖巧巧,只有一双眼还是那么倔。

老太太气归气,看到她,还是叹息,“知恩呐,当初是你求奶奶做主,非要嫁给他的!半年过去了,你非但不给家里添孙儿孙女,难道还要这么任由他胡闹么,啊?”

傅知恩怀不上,每次听到这个话题,她都觉得头皮发麻。

但也硬着头皮,柔着脾气,“他可能只是和朋友吃饭去了。”

“吃个饭要披星戴月的吗?”老太太气得闭了闭眼,“你老实告诉我,他是不是还在惦记那个女人?为了捞她出来到处打点?”

傅知恩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又不是南聿庭肚子里的虫,不清楚他怎么想。

好一会儿,她才回答,“我会努力的,奶奶。”

“努力?”林淑华皱着眉,也不是为难她,但每次看她这样不急不躁就气,“你一个人努力有用么?”

“你当初肆无忌惮纠缠聿庭的力气哪去了?拿出来啊,现在要赶紧怀孕,才能在那个女人回来前生下孩子,保住你的位置,你懂不懂?”看得出来,老太太是的的确确为她着想的。

傅知恩点头,她怎么会不懂?

老太太铁了心不走了,一杵手杖,“把他给我叫回来!我今晚非要他给个说法!”

佣人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面面相觑,然后看了女主人。

平时,佣人们都知道太太有多么迁就南先生,甚至是忍气吞声,毫无违逆,现在估计也不敢叫先生回来。

可老太太又在这儿逼着,所以进退维谷的还是太太。

管家毛姐上前一步想替傅知恩说话,被她伸手揽了下来,傅知恩冲她笑了一下,才对着老太太:“我这就叫他回来。”

电话是打过去了,但是一个女人接的,娇里娇气的说会给南聿庭转达就把她给挂了。

傅知恩握着电话,指节紧了紧。

一年了,她每天都这么过的,在他眼里,她不如外面的一个女人,谁都能欺负她。

因为她是耍了手段,不要脸的缠着他,要死要活非嫁给他的女人!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的过去。

半小时过去。

南聿庭还是没回来。

“你去把澡洗完吧。”老太太坐在沙发,想起这回事了。

傅知恩身上的泡沫都干了,但也点了一下头,安静的上楼,继续洗澡。

就在她冲完澡,还没打浴后乳的时候,毛姐拿着电话匆匆敲她的门。

“怎么了?”她露出半个脸。

“先生电话,一定要您接!”毛姐蹙着眉,心疼的看她。

她笑了笑,示意毛姐退下,自己接了电话。

刚凑到耳边,男人醇澈深冷的嗓音传来:“滚下来开门。”

傅知恩微咬唇,知道他在门口,故意的,除了她,谁开门他都不进家门!

没办法,扯了袍子,裹在身上,长发湿漉漉的擦了几下就下楼。

路过客厅入口,见老太太一双眼矍铄的扫过来,她讪讪一笑,往门外而去。

南聿庭的车子停在大门外,打着刺眼的车灯照着她一步步走近。

后座上,男人慵懒的阖眸倚着,听到司机提醒:“先生,太太过来了。”

男人这才睁开眼,那双眼漆黑如墨,深邃如潭,但睁开后一瞬间就变得没了焦距。

他转过身下车,修长有力的身躯站在车门边立着,薄削的嘴唇抿着,“看”着她开门的方向。

傅知恩刚洗完澡,身上还是暖暖的香味,浴后轻薄的肌肤在车灯下泛着红润,发尖的水滴落到她下巴。

她那双嘴唇,南聿庭看得一清二楚,眸子几不可闻的眯了一下。

“走吧。”傅知恩到了他跟前,挽住他的胳膊。

男人依旧面无表情,只是随着她的步子笔挺挺的往里迈着长腿。

刚进门,男人另一手拎着的西装外套劈头盖脸扔到她身上,而他已经往客厅而去。

一副惊讶的样子,却语调都不变一分,“听说奶奶来了,是坐左手边打头的位置了?”

老太太每次来他们的别墅,都坐那个位置。

一边说,他还一边伸手作摸索状。

“嘶!”一声低呼,男人痛得陡然收回手。

是老太太一拐棍扔他摸索的手背上了,“你还知道回来!”

可男人还略微勾唇,“您怎么发这么大脾气?”

老太太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更是恼怒,当着佣人的面就发难了,“你为了一个女人,新婚也就让知恩独守空房,让人看她笑话!还不够?一年了,为了个女人你恨不得搬空南方集团去打点关系把她捞出来!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奶奶吗?”

南聿庭冷峻的五官铺着一层淡淡的寒冽,转过脸,无焦距的“盯”着傅知恩。

知道他为布桐打点关系去了,她找奶奶告状?

除了告状、耍手段、耍狠毒,她还会什么?

“你看她做什么?!”老太太怒得提高音量,“你当我瞎了?这还用得着知恩告状么?”

男人转过头来,勾着嘴角,语调漫不经心,却很讽刺,“您好着呢,别咒自己。瞎了的是我,瞎成这样,也看不见她呀,否则知道她是新娘,我还结什么婚?”

老太太被他电话堵得愣是没了声。

半晌,老太太才看了看傅知恩,又看着他,“你别咬着那些事不放,知恩她是你妻子,是我孙媳妇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赶紧给我生个重孙才是正事!”

南聿庭笑了,“让我别咬着那些事不放?她当初为了给傅家拉资金、为了能嫁进南家害布桐入狱,害我失明!您怎么不说让我别放下?”

客厅里的气氛陡然变得压抑,只飘着南聿庭掷地有声的尾音,谁都没有出声。

许久。

依旧是南聿庭开口,竟然淡淡回了句:“想生孩子是么?好啊。”

话音落下,脸色也冷了,面无表情的起身离开。

他也不是说笑的,上楼,刚进卧室,就转过身“盯”着跟进来的女人,看得出来是压着脾气的。

傅知恩被他的目光盯得难受,然后又想起来他看不见,这才放松了一些。

问他,“要洗澡吧?”

男人不搭腔。

她自顾过去,要给他放水。

但她刚挪步,男人也正朝她迈步过来,气势汹汹的抓住她的手臂。

嗓音邪恶阴冷,“叫奶奶过来压我,你不就想这样么?不就想生个孩子?”

傅知恩紧握手心,努力镇定,“我没叫奶奶过来……啊!”

他一手狠狠握着她的手臂,把她拉人怀里。

“南聿庭!”傅知恩有些急了,慌乱的去按住他的手。

他对她从不温柔,甚至给她留下阴影,她怕。

男人好像从不眨眼,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她越紧张,他越邪恶。

勾唇,“叫,叫大声点,否则奶奶不是白来一趟?”

要她做戏给奶奶看,他会更不考虑她的感受。

傅知恩不要。

推着他,摇着脑袋,“你放开我!……南聿庭……唔!”

他死死搂着她的身体,一手托着她的脑袋,“这都是你的错!不是你狠毒的害她,我怎么会这么恨你?”

傅知恩双手死死抓着他的衬衫,心底的悲愤一点点被激起。

索性盯着他,她说过多少次,她没有害布桐!

这一次不解释了,反而柔唇轻扬,“我这么狠毒,你那点恨,以为我会难受?”

“不!”她红着眼笑,“我就是爱你!我就是看不得她亲近你!遇到我是她倒霉,她活该蹲监狱!”

“闭嘴!”男人低喝,满是警告。

怎么,听不得布桐被欺负?“那种地方,一个女人进去你觉得还干净得了么?”

“都是拜你所赐!”南聿庭几乎咬牙切齿。

傅知恩放弃挣扎,看着他,“可你还是只能娶我,只能跟我亲密,气么?”

男人脸色几乎铁青,“总有一天,我会跟你离婚!”

“你跟我离婚,奶奶就死在你面前,我一点也不亏!”这个时候,她脸上尽是傅家大小姐的倨傲和肆无忌惮。

南聿庭见过她很多模样,此刻再气都只是紧抿唇,因为她说的都是事实。

 文学

第2章 再次求他帮忙
明明,所有事都是她的恶毒,偏偏,所有事她都赢着!

从头到尾都不准她离开门口,发了狠的要营造一副纠缠不休的恩爱样儿。

可能是凌晨了。

傅知恩坐在门口的地毯上,听到浴室里的男人狠狠砸了几拳,后只剩水流哗哗的声音。

第二天的早晨,傅知恩起不来床。

老太太只看了南聿庭一眼。又看了看毛姐,“早餐给知恩送上去吧!”

“是!”

楼上的卧室。

傅知恩趴在床上,盯着窗外发呆。

毛姐端了早餐,不知道说了什么,又去收拾浴室了。

出来时,毛姐才道:“太太,浴室的镜子又碎了。”

昨晚南聿庭几拳砸碎的。

傅知恩回神,“哦”了一声,说:“叫人来换吧。”

毛姐点了点头,犹犹豫豫的看了她,终于问:“先生,没对您动手吧?”

她费力的坐起来,笑了一下,“奶奶还在,他才不敢。”

哦也对,毛姐反应过来。

其实傅知恩想说,南聿庭对她最可取的就是从来不动手,气得要死也是自己砸墙、砸镜子!

傅知恩慢条斯理的吃早餐时,接到了母亲打过来的电话。

母亲杨祖欣声音里带着担忧,“知恩?你过得怎么样?”

她笑了一下,“妈,您这开场白也太官方了!”

听到女儿这么开玩笑,杨祖欣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老太太喜欢你,估计也不会太难过的,你多和老太太走动,乖巧一点就好!”

傅知恩放下汤匙,擦了擦嘴角。

问:“妈,您应该有事找我吧?”

杨祖欣沉默了好久,才带着叹息,“对不起,知恩,妈妈无能,让你受这么多委屈的出嫁,到现在还要给你添麻烦。”

傅知恩眼底有些酸,她委屈算什么呢?亲人都活着就好了。

只听母亲道:“你爸爸说,公司跟别人竞标一块地,实力和资金都不够,但如果拿不到,公司恐怕真不行了……”

她皱起眉,“我结婚的时候南聿庭给了那么多资金都哪儿去了?”

杨祖欣也不知道,“公司的事,你爸不让我过问,你知道的。”

傅知恩抓了抓头发,有些烦,“他要我跟南聿庭要钱?还是要关系?”

“钱是必须的,恐怕关系也要……”杨祖欣声音越来越弱,她知道这对女儿来说有多难。

傅知恩了解自己的母亲,不是逼不得已根本不会打电话让她犯难。

所以她忽然说:“下午您去一晌咖啡馆等我。”

“不!”杨祖欣立刻拒绝,“不用了吧?”

果然,傅知恩咬牙,“他又打你了?!”

杨祖欣只笑了笑,“没有的事,知恩,你要是难,就别管了,我给你爸说……”

“你怎么说?”她略微提高音量,“你说我拒绝你了?他会把你打死你不知道么?”

杨祖欣声音里也有了哽咽,“可是知恩,妈妈知道被丈夫不待见是什么感觉,妈当年犯贱下嫁,一生过成这样,也过不了几年了,总不能让你也过和我一样的日子呀!”

傅知恩吸了吸鼻子,尽量看向窗外很远的地方,把眼泪逼回去,“这条路是我选的,我不怪您,不怪任何人。”

缓了一口气,才道:“我会请南聿庭帮忙的,您放心,他一定会答应。”

挂了电话,她在床上坐了好久。

其实她也没把握,南聿庭什么性子,她比谁都知道,怎么会简单的就答应帮忙?

傅知恩下楼的时候,都中午了

奶奶还没走,估计是等着跟她说说话,打完招呼再回老宅那边。

她进客厅,老太太已经朝她招手了。

等她坐下,老太太才语重心长的看着她,“奶奶也知道你委屈,可委屈的不只是你一个人,这路也是你选的,那就得走下去,你也看到了,我左右不了聿庭,顶多是帮你保证这段婚姻不让他离掉。”

傅知恩乖巧的点头,“我懂,奶奶。”

“懂就好!”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背,“我当年备孕时候用的方子,都给佣人说了,你再多努力努力!”

她还是点头。

送老太太的时候,她一直送到车上,看着车子走了才返身回来。

毛姐在门口问她,“太太,那补身子的东西,今天开始炖么?”

炖,当然要炖了。

她点头,就算他不爱她,孩子必须有,否则他怎么都能把婚离了,傅家就真的完了。

况且,布桐的刑期只剩一年,再不怀,等布桐出来,他恐怕连看她都不愿意看!

走进屋里,她的神色有些疲惫。

看到那个动作,毛姐轻轻笑了一下,又提醒:“先生应该在书房,要不要煮杯咖啡?”

嗯?

傅知恩略有意外。

他竟然在家,没出门么?

毛姐笑着,指了指她扭动的肩,“可能是知道您不太舒服,吃完早餐就让佣人领着去书房了,没下来过,午餐也说的不吃。”

傅知恩抬头看了楼上。

午餐没下来吃,难怪她看不见他,以为他出门了。

她也就道:“弄点吃的,我给他端上去。”

又有求于人了,她怎么也该把人伺候高兴,才有说话的机会。

四十分钟过去。

书房里,南聿庭低头专注的批阅文件,而秘书长兼助手陈北正闲适的靠在不远处的书架看小说。

“笃笃!”

忽然听到敲门声,陈北敏锐的抬头,猛地扔掉手里的小说,几大步就到了办公桌边,把男人正看着的文件摆到他面前。

然后一手圈握男人的手,做出一副他正在辅助总裁批阅公文的样子。

傅知恩推门进去,看到了这一幕,她不是第一次见了,已经习惯。

他眼睛看不见,所有公务都是这个心腹陈北帮忙的,从没出过岔子,南方集团照样运营,且蒸蒸日上。

“太太好!”这会儿,陈北抬头朝她看来,倒是恭恭敬敬的。

傅知恩笑着点了一下头,“让他休息会儿吧。你也下去吃个饭。”

陈北看了看他主子。

男人放下笔,笔直的坐着,正对着她的方向。

陈北只好无声的退了下去。

傅知恩把东西摆到桌上,“应该饿了吧?”

看,她永远都是这样,对别人做过任何事,第二天照样是一副没事儿的样子。

她先是盛了一碗汤,递到他面前,把勺子放进他手里,却听到他冷冰冰的一句:“谁知道你给我放了什么东西?”

傅知恩愣了一下。

他继续着:“弄瞎了不止,万一弄死了呢?”

她心底酸了酸。

所有人都知道她爱他,可他始终把她当做最恶毒的女人,从结婚开始就这样,什么刻薄的话,他都能用在她身上。

习惯了,所以傅知恩不说话。

“说中了?”男人“盯”着她,忽然冷笑。

傅知恩抬起头,看着他,“如果我会对你做什么,为什么要等到现在?在我嫁给了你之后,再对我深爱的丈夫下手?”

“深爱?”南聿庭一副嘲讽,“你傅大小姐的深爱,就是几乎害死情敌,然后嫁给他,拿着南家的钱往傅家塞,看着你所谓深爱的丈夫在外鬼混也毫无感觉?”

听到后面一句,傅知恩微微咬唇。

原来他也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是让她难以忍受的?

“我的爱,真的没那么廉价,南聿庭。”她看着他空洞又幽暗的眸子,“如果不是爱你,谁又能忍受你这样的无视和折磨?”

她撇过脸,清理好表情和即将落下的眼泪,才转过来。

“如果你担心,我先喝好了。”

说着话,她拿掉勺子端起碗就喝,因为哽咽,一口汤一下子卡到了气管里。

“咳,咳咳!”她剧烈咳嗽着,但又还想继续喝汤。

手刚碰到碗,南聿庭忽然伸手,精准的扼住了她的手腕,虎口间的力气表明他此刻是愤怒的。

不知道在怒什么。

但也给她递了旁边放着的水,平息她的咳嗽。

那时候,傅知恩才反应过来什么,不解的看向他的脸。

他刚刚是怎么抓到她手腕的? 

然后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男人感觉到她晃手指,冷声启唇:“我是瞎了,但是没死!”

傅知恩弱弱的收回手,下一秒,却陡然被他一扯,整个人转了个圈,差点摔在地上。

南聿庭的嗓音干净轻扯,“下次作死也别在我面前,害人呛死这种罪太好推脱,免得你白死!”

她脑子里还浑浑噩噩的。

出了书房,她有些叹息,本来想说请他帮忙的事。

只能另外找机会。

这样的机会要找起来,其实没那么容易。

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却不一定每天见面。

>>>>本文《谋爱成婚:傅少的心尖宠妻》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